翻译:Digg,维基百科以及Web 2.0民主的迷思

Posted: 二月 26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4 Comments »

原文:The wisdom of the chaperones 同步发表于译言的译文

成为一个讨厌维基百科的人越来越困难了。这部由用户创建和编辑(贡献者根本不需要注册)的在线百科全书,根据Nature杂志的研究结论,竟然在准确性上打败了与《大英百科全书》不相上下,而且在条目数量上大大超出。尽管人们已经接受了维基百科是一种善的力量,然而关于究竟是什么因素成就了维基百科还存在着很大的误解。维基百科确实显示了在线社区的创造潜力,但若认为它的成功归因于在线群众的智慧则是一个错误。

维基百科和Digg这类社会性媒体网站被当作网络民主的闪亮实例,数以百万计的网络用户充当了作者、编辑和投票人的角色创建了它们。现实则是,只有一小撮人操控着局势。根据Palo Alto研究者,1%的维基百科用户承担了接近一半的编辑任务。维基网站上还设置了由一群忠实用户组成的小团体监控的机器人程序来使格式标准化、防止恶意破坏以及杜绝用脏话充斥网站的坏蛋。这可不是群众的智慧,这是守护者的智慧。

Digg.com同样显示了Web 2.0的非民主基础。Digg是一个社会性书签网站,人们提交文章及对他人提交的内容评分,最受欢迎的链接被推到网站首页。网站的创建者从不讳言他们采用 了一种“秘方”──一个经常调整的秘密算法──来决定将哪些内容被推到首页。这个算法曾经看起来偏向于最活跃的参与者。去年,头100名发掘者 (Digger)提交了44%的头条文章,2006年的数据则是56%。

由此难免得出这样的结论:Digg,一个号称由大众决定内容的价值的网站,主要是由100个人在运行。这些成员的影响在上个月尤其明显。当Digg 调整了它的“秘方”,顶尖的贡献者注意到了影响力的减弱,他们提交的内容成为头条的机会少了。这些超级发掘者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抱怨此事并声言要杯葛网 站。Digg管理层说,算法的调整是为了为网站提供更加多种多样的内容,他们呼吁这些顶尖贡献者要有耐心(目前正处于不稳定的休战状态)。结论是: Digg的高层们相信,尽管网站想成为广大社区的产物,但如果有那么一丁点儿用户不再参与,网站就没法顺利运行。

在Digg和维基百科,少部分用户拥有特别大的权威。以维基百科为例,这种权威既是自然形成的也源于制度。少部分非常活跃的用户写作了大部分网站内 容,同时还有选举出来的网站管理员,他们有权保护网页、屏蔽捣乱用户的IP地址,以及用其他手段来规管维基百科的运营。在Digg那里,活跃用户对网站上 发生的事情更有发言权(尽管一直有谣言说网站有些“秘密管理员”负责删除内容)。但是官方的说法是,虽然网站的算法看起来偏爱投入的用户,但没有人有权单 方面删除帖子。

虽然两个网站像寡头政治那样有效运行,在一个重要的层面上他们还是民主的。Digg和维基百科的精英用户并不是由机构的董事会选出或源自神授。他们 是参与最多的用户。Web 2.0人人参与的文化只不过是个童话,网站整体运营规模上的直接民主是不可行的。更奇怪的是,人们注意到这些网站似乎同样有它们设法取代的老一派机构的层 级架构。

对于研究者和技术爱好者,社会性媒体网站这种头重脚轻(top-heavy)的结构并不新鲜。维基百科的创建者之一Jimmy Wales坦承他期望过“80-20”法则,即一个系统里20%的人控制了80%的资源,但事实上低估了头重脚轻的状况。Palo Alto研究中心的纪怀新(就 是他发现了1%的维基人创作了一半的内容)告诉我他最初假设网站上最有活力的编辑者起监护人的作用。他猜测这些用户主要是在人们提供了大量的百科条目之后 做一些整理。事实上,他发现的却是相反的情况。做了10000次以上编辑的人添加的内容两倍于他们所删除掉的。作为对比,做了少于100次编辑的才是删除 内容比添加内容多的人。看起来似乎是,少部分人在写文章,而使用频率更低的用户承担了改错和校对的任务。

这并不是Digg和维基百科所想倡导的那种“人们一起工作”的场景。当然,维基百科需要一定程度的管理,否则网站仅应付对乔治·W·布什页面内容的 添加、删除就不堪重负了。但这解释不了网站页面上的这种现象,即1%的贡献者主导了创作。难道运作一个开放的网站必然产生这种现象吗?或者是否可能在不给 予精英用户和“神秘酱汁”太多权力的情况下建立一个高质量的、用户产生内容的场所呢?

技术博客Slashdot的仲裁系统也许是网络中间路线的最好例证。Slashdot,在采用读者提交的链接的同时,赋予活跃用户有限的权力来规管 其他用户的评论和贡献的内容。与维基百科要求很小部分核心管理者的超常投入相比,Slashdot的做法使得成为管理者大为容易。向大量用户赋予少量的责 任,实践证明对于消除评论中的争执诱饵和论战(flame war)是行之有效的。同时,每一个管理者拥有的权力都很小,网站的管理层对于哪些内容能成为头条仍然保持着控制权。“这种事情与乌托邦理想相距甚远”, (Slashdot的)创建者Rob Malda(别名CmdrTaco)说,“Slashdot上经常会有‘微软又做了件坏事’这类文章。如果我把整个网站都放任由社区来运作,我们还会有多 得多(的这类文章)。但我不想让Slashdot成为‘微软真差劲’的网站,这些内容只不过是很多主题之一。”

另一种强制模式来自Helium.com, 它是一个类似维基百科的文章和社论储存库。其缔造者、硅谷老兵Mark Ranalli将网站比作资本主义版的维基百科。在Helium上,贡献者相互竞争以成为某一主题的最佳文章。一旦你写了一篇文章,你会受邀在类似主题中 选择两篇心仪的文章。要求人们评价之前先写的做法造就了一个更为稳定的系统:Helium鼓励每个人做每件事,而不是造就了一群创作者和一群苦役。

每种模式都有其不足。与维基百科不同的是,Helium的文章缺乏多来源的广泛性。尽管与其他没有监管的BBS相比比例低得多,但Slashdot 也无法完全摆脱愚蠢的评论。虽然这些网站认识到Web 2.0不是童话式的民主,但并没有转向专制,这一点仍然令人鼓舞。如果Digg和维基百科能够不再假装是由大众来驱动并开始思考约束少数人权力的方法时, 它们就能做得更好。


KEO — KEso Optimization

Posted: 十一月 8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No Comments »

Ken Lee你被Keso了吗?里面提到:一旦某个blogger的某篇文章被keso收录进他的天天网摘,该blog页面的访问量就会陡然增加。在文章最后他建议:“想‘凑热闹’的Blogger不必想着什 么SEO了,还是想想如何被Keso吧”。昨天又看到一篇昨日新闻-看keso之blog超级营销,分析了keso的昨日新闻之所以有目前这种影响力的原因,颇为在理。

想在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中占据有利位置需要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推而广之,想进入keso的昨日新闻,需要进行KEO(KEso Optimization)。据网上的传说和我自己的观察,KEO在技术上比SEO要简单容易得多,做好KEO主要抓住几个关键字就行了,如:keso, web 2.0,google等,这些方面的题材都是比较容易引起keso注意的,如果再跟他抬一抬杠、拍一拍砖,那么就有大有被keso的可能。SEO与KEO 的关键区别在于,SEO主要是与机器打交道,只要摸准了搜索引擎的算法就很容易得逞,而KEO要过的是keso人脑这一关,弄对了关键字只是可能进入 keso的视野,能否列入“昨日新闻”还要看文章的内容能否与keso心有戚戚焉。再者,搜索引擎给出的结果是胡子眉毛一把抓,要多少有多少,而keso 的昨日新闻只有那么几个链接位置,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

据说keso订阅了几千个RSS,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阅读,其对信息的掌控数量非常人能及。但与搜索引擎比起来,keso的阅读量无论如何连一个小小的零 头也算不上,即使再有100个、1000个keso,在数量上与搜索引擎还是远远无法抗衡。然而,keso只有7、8个链接的昨日新闻能引起大量的关注, 说明人脑过滤的搜索结果虽然数量上力有不逮,但其主题相关度和质量获得普遍认同,人的因素在当前信息总量绝对过剩的情况下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可以预计, 当我们面对互联网上的过量信息而不知所措时,经过类似keso这样的专家过滤之后的信息,其价值将越来越得以体现。

从信息发布的角度来说,SEO类似于大撒网,捞到啥算啥,效果不确定。KEO则不同。keso的blog读者和“昨日新闻”的读者都属于对互联网的发展和 应用感兴趣的人群,假如你想发布对互联网的看法,最好KEO一把,这样信息更能直接到达目标受众,比凭空撒网效果要好得多。

曾经有人说,像keso这样的影响力,有悖于Web 2.0的“去中心化”。我的看法则是,一花独放不是春,关键在于keso这样的人还太少。假如每个领域都有一批类似keso这样的专家,能够每天与大家共 享他们自己的和他们阅读到的有价值的信息,就等于在信息的汪洋中出现了一个个的灯塔,通过他们获取和发布信息将成为更有效率的途径。当然,人脑筛选的结果 免不了受主观因素的影响,每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有限。但是专家数量的增长,一方面会增加信息的覆盖面,另一方面会导致价值取向的多元化来平滑掉个人偏好的负 面影响。

最后,我要坦白,这篇东西就是KEO的一个范例。


我的豆瓣体验

Posted: 十月 11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No Comments »

最近买书、看书多了起来,要归因于豆瓣

腆着脸说起来我也曾经算是个爱读书的人,可是自从上了万恶的互联网,很多时间都在网上打了水漂,看书的雅事自然就做得少了。直到发现了豆瓣。豆瓣的目的和用途在“关于豆瓣”里面说得很清楚,我没必要重复,只是想说说作为一个用户在这段时间的体验。

豆 瓣的界面是简洁明了的,它所专注的就是用户评书(还有电影和音乐,为偷懒计,以下一概称为“书”)、品书、交换读书心得。从网站上内容的更新频度看,这个 目的无疑也是很好地达到了。同时,豆瓣也提供了一个书友联谊的平台,按现在时髦的话说叫做SNS,给大家创造了以书会友的机会。我就是在豆瓣的推荐之下搭 上了老白这个大腕。

我订阅了最新书评的rss, 大家在看什么书、讨论什么书、对书的评价如何都能及时看到,从中就可以发掘出我所感兴趣的书目,并引发读书的欲望,下一步就可能将买书的行动付诸实现。如 此看来,在用户方面,通过豆瓣的服务,找到了可心的书籍,获得了良好的阅读体验;在商户方面,豆瓣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销售额。豆瓣作为桥梁把需求和供给联系 到了一起,给双方都创造了价值。豆瓣可以不(赤裸裸地)言利,但是它的所为已经使得利在其中。

网上购书于我并不陌生,但是最近dangdang和joyo糟糕的搜索功能极大地败坏了我的在线采购乐趣,反而是豆瓣搜索让我找到了所需。从中我发现,今后想买书的时候应该先用豆瓣搜索,让豆瓣告诉我这本书在售书网站的链接,这样就可以绕过那些网站的折磨,直接命中目标。

对 于豆瓣的比价功能,我的兴趣反而不大。网站之间同样产品确实有价格差异,但是对于用户来说,除了考虑书籍本身的价格,还要考虑配送价格。比如我打算买3本 书,我一般不会选择在3个不同的网站购买,且不说分别下单和分别收货的麻烦,只算3个网站分别收取的3笔配送费和书加在一起的总价,就并不一定比在同一个 网站买3本书加一笔配送费的总价低。因此,仅仅注意某一本书价格是否最低是无意义的。

于是,设想一个“购书篮”的功能(这个算是free给阿北的, 呵呵)。用户把所有想买的书都放到购书篮里,然后提交给豆瓣,由豆瓣自动到各售书网站搜索书籍是否有货以及一篮子书加上配送费的总价,反馈给用户。如果能 更进一步,用户选定售书网站并输入帐号和密码之后,豆瓣能直接提交订单,那就真是方便至极了。这个功能目前可能还有一些难度,但是随着豆瓣用户数的增长、 议价能力的提高,应该会有实现的一天。

当然,豆瓣的使用体验并不全是乐趣。我用firefox访问豆瓣时,一直遇到需要两次登录的问题,再就是cookie的有效期一直不对,关机之后cookie就失效了,需要重新登录。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是我用豆瓣以来觉得最不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