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缘

Posted: 四月 11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No Comments »

看完《经度》一书,随便写了算不上书评的几句话,还贴到了豆瓣上面。很平常的事情,却引出了后来的一段书缘。

当在豆邮里发现来自《经度》译者肖明波的留言时,我有点惊讶,因为这种事情之前是没有想到的。明波兄很客气地对我表示了感谢,又主动提出送我一本他已译完初稿的《行星》一书。说实话,随便写几句话就能赚本书回来,这种便宜我还是喜欢占的,于是老实不客气地接受了明波兄的好意。这个月初,又是通过豆邮,明波兄通知我已经把书挂号寄出。昨晚上回到家,书已经在桌子上躺着了。

The Planets的中译本最终定名为《一星一世界》。这个书名听起来不太像是科普书,倒是有点心灵鸡汤的味道。而如果直译成“行星”则太过平常,不能吸引人。所以我还是能理解出版商的选择。大略翻了一下,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其中的精美插图,尽管没用铜版纸,印出来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为整本书增色不少。明波兄在译后记里把我在《经度》里找到两处错误一事郑重其事地旧事重提,颇让我感到意外。看着windrose一词印在书中的样子,小小自得之余不免有些惭愧。从这样一件小事,可以想见明波兄平时的为人。

书还没有读完,不敢妄加评判。但是,了解到明波兄严谨认真的态度,我相信书的翻译质量一定是有保证的。我见书中提到明波兄翻译《经度》时的酬劳是50元/千字,不知后来这本书有没有提高。无论如何,就目前了解到的行情来看,与明波兄的付出相比,稿酬实在是菲薄得可以了。


经度

Posted: 十月 19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2 Comments »

对《经度》这本书感兴趣,始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一次,在电视里碰到BBC制作的一个系列片,讲的是寻找经度的故事,但只看到其中的一集。故事没看完,胃口却被吊了起来。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有这么一本书,也在当当和卓越的书目中发现海南出版社曾经出过一个中文版,于是它在收藏夹/暂存架里面待了很久,但一直都显示缺货,直到最近出了个新版

这个新的中文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由肖明波翻译。我没有读过海南版,两者的翻译质量无从比较。但是,上海版有原书作者达娃·索贝尔为中文版写的序言,其中特别提到了翻译过程中译者向她的主动求教。这一点说起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放在今天翻译质量普遍下降的大背景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翻译者的工作态度。译者在后记中也简要记述了他的翻译过程和参考资料,他在书中添加的注释也给不熟悉背景资料的读者带来很大的方便。尽管如此,我还是发现了译本的两个硬伤。一个是第51页,在注释中把位于南大西洋的圣赫乐拿岛(St. Helena)发配到了南太平洋。另一个是在63页,把所有的日晷都误作了日冕

书本身的内容就不多说了。讲一个波澜起伏的故事,介绍相关的科学知识,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我个人觉得不足的是,对于哈里森发明的航海钟内部原理的介绍还是薄弱了一些,大概是作者对钟表制作不够内行,同时也为了适合大多数读者的口味。


丧家狗

Posted: 五月 17th,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4 Comments »

丧家狗》是李零先生的一本新书,副题是“我读《论语》”。

决定买这本书来读,完全是因为一篇blog的推荐,blog的主人是《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编朱伟。看完blog即时到卓越搜索,找到了马上下单,于是完成了一个blog营销的案例。当然,细究起来也不能完全说是一篇blog成就了一单买卖,因为之前我度过李零的《花间一壶酒》,对其文已经有所了解;同时我又是《生活周刊》的读者,知道朱伟的品味。有了这些前提,才会一拍即合。

关于这本书在学术上有多大的价值,凭我那点中学语文的文言功底实在不敢置评,但是书中文字还是通俗易懂的。书里面对于孔子与孔门弟子以及其他人之间的八卦考证,读起来也颇有趣味。这本书最得我欢心的,是李零先生对孔子的态度:不吹不捧,不高高在上供起来,也不有意贬低,力图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李先生说“《论语》有个优点,就是没有后人的那种虚伪劲儿。…… 他们师生在一块儿,学生顶老师,老师骂学生,都被记下来。”既然《论语》是这样的书,就得用平常心来读,放到历史背景里来读。不能为尊者讳,以为孔子说的句句是真理,哪怕觉得哪里不对劲,也费尽心思曲里拐弯往高大全方向引,更不能指望用2000多年前的东西来指导我们今天的生活。我没读过别家注的《论语》,无从比较李零先生是否真的做到自己的主张,但有这种态度,估计不会有太大偏差。

读了《论语》我才发现,blog这种东西古已有之,《论语》就是孔门的blog群。再时髦一点,《论语》还可以看作孔门的twitter,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短句,绝大多数内容不超过140字,差别不过在于现在的载体是网络,当时的载体是竹简罢了。所以说,太阳底下真的没有太多新鲜事。


Freakonomics(魔鬼经济学)

Posted: 三月 12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No Comments »

Freakonomics已经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待了46周。这本书现在也有了中文简体版,译名是《魔鬼经济学》。从原书名看,freakonomics=freak+economics,是作者自创的一个词汇,意思大概就是用economics的方法来研究一些freak的现象,或者也可以理解成freak研究的经济学,因此翻译成“魔鬼经济学”实在不是很贴切,可是如果译成“另类经济学”或别的什么名字大概不会像现在这个译名那么吸引眼球。

书的篇幅不长,虽说用了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但是并没有任何枯燥的定义,也没有什么数学公式,读起来非常轻松,不用费太多脑筋。书的副标题是“揭示隐藏在表象之下的真实世界”(原文是:A rogue economist explores the hidden side of everything),谈论的是许多人(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现象,用翔实的数据分析了隐藏在常见事物表象之下的真相。书的语言通俗易懂,结论又出乎意料,因此在美国能够成为畅销书并不奇怪。

关于这本书的好评,在书的封底和译者序之中已经说得够多的了,不需要我再重复。但是,读书之后,我觉得一些好评有些过头(当然,也可以宽容地把它们当作广告词来看待)。确实,这是一本有趣的书,从中也能学到一些分析方法,提醒自己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不能仅凭印象下结论,作出任何判断时要分清因果关系,不要因果倒置。在我看来,这本书之所以畅销,主要是它所涉及的题材比较另类,贴近美国人民的生活,对一些常见的社会现象作出了不同于人们直觉的解释。如果读书的目的是想多了解一些经济学的知识,这本书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也不是这本书的目的所在。

如果不想啃枯燥艰深的教科书,又对经济学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感兴趣,可以看看《弗里德曼的生活经济学》。


最后的熊猫

Posted: 十一月 15th, 2005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No Comments »

最后的熊猫 》是几年前买的一本书,因为前段时间到四川卧龙探望了熊猫 ,最近又把书翻出来再读。

这本书是作者乔治・夏勒对他在1980年代初期,参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与中国政府首次合作的大熊猫保护项目的记录。其中描述了他和其他考察人员在 野外风餐露宿,追踪、观察大熊猫的历程,介绍了大熊猫在野外环境中的生活习性,也记述了他们工作过程中的很多趣事。

看了书之后才知道,在当年那场全国人民轰轰烈烈地营救大熊猫活动中,真正因竹子开花而饿死的大熊猫并没有宣称的那么多,实际上很多死因不明的熊猫也算到了 竹子的帐上。

作者在书的序言中提到:“保育计划永远逃不掉政治与科学的分歧,所有谈这类计划的书都应该反映两者之间的互动。”因此,这本书用相当篇幅描写了熊猫背后的 政治。WWF和中国政府虽然在合作,但是双方有各自的利益诉求,沟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所幸整个保护计划还是在磕磕绊绊中不断有所进展。书中描写的双方 人与人之间、机构与机构之间的一些互相猜忌,20多年后的今天看起来不免可笑,但是考虑到当时是改革开放后不久,文革所造成的“历史的伤痕”还历历在目, 这些事情就不难理解了。

作为一个科学家,作者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将熊猫不受限制地进行商业租借和作为政治使者的行为,其中提到:

同时,中国继续它的熊猫政治,提议在一九八八年十月,送两头熊猫给台北动物园。台湾先表示反对,但是因为选择在即,若干台湾的立法委员对这份熊猫赠礼大力 鼓吹,希望藉熊猫魅力长自己的声势。一九八九年四月,一份报纸含蓄的报道说,台湾很愿意接受熊猫,但因为“唯恐没有合适的饲养条 件,所以不能立刻接收这么珍贵的动物”。政坛上迂回曲拆的熊猫舞步还没有结束,这份礼物后来由中国奥委会保管,该会提议把礼送给台湾奥委会。最后在一九九○年,台湾终于决定回绝这份礼,受到保育人士一致的称赞。

历史就是这么富有戏剧性。今天热衷于接受熊猫的那些人,会不会有很多是当年的反对者?

附:夏勒博士的简历(来源:http://www.sciencetimes.com.cn/col34/col63/article.htm1?id=61894

乔治·夏勒,1933年生于德国柏林,动物学家。致力于野生动物的研究和保护工作,并将许多鲜为人知的动物及其现状告知 世人。他先后撰写了十几本有关动物的著作,其中《最后的熊猫》和《青藏高原上的生灵》都是介绍中国的特有物种。他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世界上 3位最杰出的野生动物研究学家之一,荣获1980年世界自然基金会金质勋章、1996年国际宇宙奖(日本)和1997年美国泰勒环境成就奖。

1980 年,乔治·夏勒成为第一个得到我国政府批准进入羌塘无人区开展研究的外国人,25年来,他深入研究了藏羚羊、西藏盘羊、岩羊等有蹄类动物,最早揭示藏羚羊 被大量盗猎的真相——“沙图什贸易”是导致藏羚羊日益减少的关键原因,并协助中国地方政府建立了西藏羌塘、新疆和田等自然保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