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ndroid生态系统如何威胁到iPhone

Posted: 五月 18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 1 Comment »

最近在找合用的翻译辅助软件。在试用OmegaT的同时,翻译了连线杂志的这篇文章。下一次会试用Google翻译工具包。

Android生态系统如何威胁到iPhone

原文链接

作者: 弗雷德·沃格斯丹

《连线》2011年5月刊

安迪·鲁宾需要一个热销产品。那是2009年一月,他参与创建的称为Android的小型创业公司,已经被Google收购3年了。

鲁宾为手机开发了一个精巧的操作系统,用户可以用来上网、发电邮、播放音乐,还能安装应用软件。他曾希望Google的资金和实力有助于使Android在迅速发展的智能手机产业中成为一股重要势力。然而,Android的表现让人失望。尽管媒体宣传酝酿了数月,由HTC生产的、用于T-mobile网络的第一部采用Android系统的电话G1,推出后只有不太热心的评论,销售情况也不温不火。鲁宾曾试图找到一个更大的、愿意与Android合作的无线运营商。他和他的团队,包括Android共同创始人里奇·迈尼尔和尼克·西尔斯,花了一年时间游说Verizon公司这一更好的合作伙伴,但没有成功。然后,出现了Android的最大竞争对手——iPhone。2007年甫一上市,它立即引领了商业和文化的热潮。除非鲁宾尽快用一款突破性的Android手机迎头赶上,他恐怕只能将整个产业拱手相让给斯蒂夫·乔布斯。

鲁宾非常幸运,正好桑杰·贾阿也一样身处险境。贾阿是摩托罗拉新任的联合首席运营官,已经与鲁宾磋商了好几个月,希望说服鲁宾同意摩托罗拉生产下一部Android手机。虽说曾是世界移动设备的霸主,摩托罗拉自从Razr手机之后再没有获得大的成功,而那已是2004年的事了。贾阿在2008年8月受聘重建摩托罗拉的手机业务。他采用了孤注一掷的策略,解雇了几千人,把摩托罗拉的未来押宝到他开发出一款热门Android手机的能力上。

如今,贾阿来Google总部展示他的设计,不过它并不吸引人。贾阿承诺开发一部比其他智能手机更快的设备。他说新手机的触摸屏会比iPhone的分辨率更高。他还说新手机会有全键盘,针对不喜欢iPhone虚拟键盘的用户。他承诺说新手机会轻薄时尚,美观上比iPhone毫不逊色。还有,基于他与Verizon的长期合作,他提供了与这一当时全国第二大无线运营商的合作可能性。实际上,摩托罗拉已经与Verizon讨论过共同开发一款智能手机。“当时我们都被鼓动了。”参加那次会议的Hiroshi Lockheimer说。他是鲁宾的主要助手之一。“我想当时我们同意了。”

然而乐观情绪几个月后烟消云散。2009年春天,第一台原型机来到了Android办公室。在鲁宾看来,它们根本不像贾阿演示过的设计。确切地说,它们难看得要死。从生产商的草图到最终的原型机确实总会有一些差距,只是鲁宾和他的团队那么信任贾阿,本指望他能拿出一台跟他的表述更为接近的手机。失望的情绪弥漫。“那简直就是一件凶器。它又锋利又不顺溜,遍体都是硬朗的线条。看起来它的边缘能伤了你自己。”某个看过原型机的人如是说。“我们非常关注。进行了无数对话,‘这真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吗?我们该不该让摩托罗拉收手?’”

取消计划的提议呼之欲出。紧跟令人失望的G1之后的又一个哑炮,会让公众更加巩固Android失败的印象。同意作为这款手机独家运营商的Verizon高层也会很难堪。他们仍在为错过iPhone而煎熬。苹果选择了AT&T,与之签订了独家合同,为之带来了数百万新用户。再一次失败很可能意味着摩托罗拉的完蛋,而正是它发明了移动电话。“它承载了太多东西”鲁宾说,“我的事业都押在这儿了。”

一种末日感笼罩着整个夏季。Google的工程师担心电话没有销路,但仍在放弃周末和假日休息开发软件。贾阿几乎每天都与Verizon的首席营销官约翰·斯垂顿通话,设法在不必完全重新设计电子元件的前提下微调设计。他们的最终期限是11月。

而这部电话还没有起名。与Verizon长期合作的麦肯广告提了一堆名字,其中之一是“炸药”,但没什么人喜欢。直到劳工节(译注:9月第一个星期一)它还是用开发代号:Shoals。忧心忡忡的斯垂顿找到了麦格理-博文,一家新晋但以不守常规著称的广告公司。“我们跟他们说有一个星期时间。”一个参加了讨论的人说。“过了几天,那个公司的合作创始人戈登·博文来了,他说:‘我说Droid你们会想到什么?’”

回过头看,广告公司做的其实很简单:通过把它标榜成“反iPhone”的营销手段,把电话具有威胁性的外观变成它最大的资产。iPhone光滑而精细,所以他们强调Droid的粗犷和好用。iPhone的软硬件都难以企及,所以这部手机的推广重点是“可玩性”。博文对管理层说:“假如电影黑鹰坠落里要出现一部手机,它看起来就该是Droid。”

几个星期之后,2009年10月上旬,Verizon和这家新广告公司向200名Android员工展示了Droid广告。广告之一是隐形轰炸机把电话空投到农场、树林和路边。另一个广告攻击iPhone是“数码白痴的选美冠军”。第三个广告列举了Droid做得到而iPhone做不到的事例。演示完毕,房间里掌声雷动。Android团队曾经士气低落,但“当他们决定全力攻击iPhone时,我们就像要去开仗了,我们觉得非常兴奋。”一个Android员工说。

显然,就算你不在Google工作也会喜欢这些广告。当Droid按计划推出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头三个月的销量超出了第一代iPhone最初三个月的销量。摩托罗拉开始了华丽转身。目前,拜Droid之赐,它再度盈利了。Verizon公司开始赢得更多的新用户,还改善了与苹果的谈判地位。不到两年后,当他们两家公司推出Verizon版iPhone时,Verizon从苹果公司得到比AT&T更好的条件。

最重要的是,Droid挡住了苹果一统智能手机天下的步伐。事实上,在某些方面它超越了竞争对手,2010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23%,新的统计数据更高,而iPhone是16%。(平均来说,在2010年Symbian的智能手机仍然占38%,而黑莓操作系统占16%,但均呈大幅下降的趋势。)用户每一天激活超过30万个新的Android设备;相比之下,截至10月,iPhone、iPad和iPod touch合计每天的激活量约为275,000。就算斯蒂夫·乔布斯也开始抓狂。去年10月,他在一个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大声叫嚷出他所认为的Android的缺陷。

竞争只会更加激烈。Android不只是使用了不同的运营商,有不同厂家,以及与iPhone不同的软件,它代表了整个移动行业的另一种前景。苹果在iPhone施加完全控制。它设定了硬件。它设计了操作系统。它进行营销活动。它掌控并为App Store制定政策,拒绝其认为可能冒犯或威胁到自身业务的程序。(苹果已经拒绝的(至少是暂时性的)程序的简要例子:Google语音,iBoobs,以及普利策奖得主马克·菲奥雷的政治漫画。)

相比之下,Android以不加控制为傲。它为有需要的任何人免费提供操作系统。但制造商如果想让手机访问电子市场或运行优化版本的Google应用程序,必须把手机提交测试。应用程序添加到电子市场之前,Android不会审查,只有当用户投诉才会被撤下,制造商可以在他们的手机上修改操作系统的外观和感觉,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不光是手机。移动设备正迅速成为我们的主要电脑。在去年第四季度,智能手机的销量超过了个人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例如iPad和摩托罗拉Xoom这类新的Android设备,被广泛认为有可能取代个人电脑。这种分裂局面让人想起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PC平台之争,只是现在苹果是与Google而不是与微软竞争。用户组成了不同阵营,自我标榜为iPhone或Android拥趸,正如电脑用户宣称自己是Mac或PC拥趸一样。就像PC产业形成之时,这种对立的最终结果将塑造计算技术的未来。

在他位于Google园区44号楼的办公室大堂下面的一间会议室里,安迪·鲁宾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按了几个键。显示器上显出一幅世界地图,灰色是海洋、黑色是陆地。他开始播放反映Android激活状况的时间记录,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每一部Android手机被激活时,一个淡蓝色的像素就会出现。

头25秒对应于T-Mobile G1的发布,只有很少的亮点,几乎觉察不到。“欧洲看起来相当不错,可能比美国好,”鲁宾说。又过了几秒钟。“这是Droid”他说,开始微笑。一瞬间,地图上的美国部分从黑色变成脉动的蓝色。15秒钟后,由于另一部热门手机——三星的Galaxy S,韩国、日本和欧洲也同样亮了起来。

和大多数工程师一样,鲁宾通常轻声细语。但是,这景象似乎让他激昂。随着他的讲述,他的语速加快,声音更加响亮。他指出韩国和日本为Galaxy而疯狂。

你不能责怪他沾沾自喜,特别是考虑到他所克服的障碍,其中许多是由他自己的老板造成的。当鲁宾和他的团队试图与Verizon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时,Google的高层管理人员似乎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对抗运营商。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和埃里克·施密特谈到有必要推翻运营商的商业模式。Verizon和其他传统电信运营商对他们支持的每一部电话施加完全的控制,指定产品特性及制造商可以安装的软件,以此限制电话的功能并减少网络带宽的需求。在Google这家宣称践行信息公开交换的公司看来,无线运营商都是压制创新的利益团体。

从运营商的角度看,Google任性傲慢,充满威胁。当2007年Google参与竞买Verizon想要的频段时,双方的敌意达到了顶点。Google管理层从来没有真的想买到那个频段,他们只是想把投标价格推高,从而使最终买家必须承担FCC的某些要求。由于Google的行动,Verizon这个最终的获胜者之一,不得不允许其他设备可以用在它的频段中。在竞价那段时间,Veriz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伊万·赛登伯格对作家肯·奥勒塔说Google在冒“吵醒一群熊”——强大的无线电话运营商——的危险,他们会“冲出树林,打他个屁滚尿流”。

iPhone改变了这一切,让Google和Verizon都认识到他们相互并非仇敌。Google看来,iPhone特别是iPhone 3G及App Store的巨大成功,对于Android的未来是一个威胁。如果鲁宾不加快步伐,苹果可能很快就吸引到足够的用户,使它的平台无人能与之竞争。Verizon也得到类似的结论。显然,运营商再也不能限制用户如何使用手机,如果Verizon想要竞争,它必须提供一种同样自由且功能丰富的智能手机。据说Verizon曾在2007年花了大约6500万美元推广LG Voyager手机,在2008年花了大约7500万美元推黑莓Storm。然而,哪一种都比不上iPhone的功能强大和灵活性,而且两者的口碑和盈利都令人失望。“我们需要参与到游戏里去,”斯垂顿说。“我们也意识到,想要与iPhone竞争,不能只靠我们自己。”

两家公司慢慢地相互了解了。在Google竞标成为Verizon的优选搜索引擎失败之后,斯垂顿和施密特会了一面。斯垂顿对施密特的通情达理印象深刻。他一点也不像那个公众印象中四处放炮的人。施密特也接受了Verizon开放手机和网络的看似真挚的承诺。同时,Verizon的工程师们也对Android青睐有加。他们已经仔细研究了市面上的每一种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也试过自己开发,结论是Android是最好的。大多数的操作系统设计时都是让手机成为桌面电脑的附庸。但从一开始设计,Android就假定总有一天人们都会把智能手机当作最主要的互联网设备。

最后,两家公司同意合作并敲定了一个独特的收入分成协议。Google在新手机上销售应用程序及移动广告。作为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交换,Verizon将从上述两种收入中提成。这可比AT&T从苹果得到的条件大方多了。用户下载了数十亿计的iPhone应用程序,但运营商一个子儿也分不到。假如Google的移动广告业务能够接近其在线广告的成功,有朝一日即使其中的很小一部分也将意味着上十亿美元的年收入。

现在,这个协议已经成为Android与所有主要运营商合作关系的样板,从根本上改变了无线产业。iPhone也具有革命性,但它没有改变一种潜在的波澜:制造商想提供功能最全面、强大的手机,而运营商提供的支持这些功能的带宽却非常昂贵,导致两者争吵不休。这已经造成苹果与运营合作伙伴的冲突,特别是与AT&T。苹果想用户能全面享受iPhone功能,而运营商得在本已不堪重负的网络上追加数十亿计的投资来满足这种需求。Android终于改写了这个场景。由于运营商能在应用程序的销售和广告收入中分一杯羹,所以用户上网浏览或下载应用程序时,运营商就在挣钱。此时,软件开发商、制造商、运营商和用户的利益统一起来了。

鲁宾不愿意被与比尔·盖茨相比。这并不奇怪。Google一直自认是“反微软”的。然而,在鲁宾对移动市场的看法中,有似曾相识的东西。把个人电脑看作单一的需要精益求精达致完美的机器,这是苹果对待麦金塔电脑以及如今很有争议的对待iPhone和iPad的做法,盖茨不这么看,他认为个人电脑应该是一个类型的设备,它们需要共同的软件平台。开发人员不必面对上千种不同的机器,只需针对Windows写一次程序,就可以在每一台个人电脑上运行,不管是谁造的。这种广泛传播的可能性使得程序员宁可花费更多时间为微软而非苹果的操作系统写程序。最终,平台效应的赢家通吃法则生效了——Windows机器能运行大量的程序,吸引了大量用户,又进一步导致开发人员忽略其他平台。

鲁宾希望同样的市场推动力也能发挥在Android身上。通过让所有制造商都免费使用他的操作系统,鲁宾希望催生出数以千计的Android设备。单一产品不一定能像iPhone这么成功,但合起来会有更加庞大的用户群,从而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会觉得这个市场更有吸引力。这个战略已经帮助Android赶上领先了两年的苹果。从2007年以来,苹果iOS已经安装到1.6亿台设备。Android仅在2010年的安装量就有这个数字的42%。现在有27个制造商为169个运营商提供Android设备,应用程序超过15万个。

然而,历史并不会完全重复。上一代操作系统之争时,就算为一个平台写软件也不容易,更别提两个了,开发人员被逼在Mac和PC上挑一个,还得要快。现如今,用户友好的软件开发工具使得大量编制应用程序容易得多。换句话说,软件公司并不觉得非得要站在哪一边。

而且,相比过往的个人电脑产业,乔布斯对移动产业也许更为适应。20年前的实践表明,这位苹果CEO对美学的孜孜以求和精确打造的用户体验并非最好的商业策略。个人电脑的多数用户是企业,它们根本不在乎机器的外观以及对用户多么友好——IT人员就是干这个的。但在今天,公司不买智能手机,是用户个人在买。而大家都不想买又丑又难用的手机,再便宜也不干。他们要求设计讨喜、界面迷人,这一点上谁也不如苹果做得好。

同时,不管市面上已经有了多少Android手机,开发人员早期对Android的热情无法持续,除非更加有利可图。根据最新的估算,iTunes应用软件销售额已有大约30亿美元。Android应用程序仅仅超过1亿美元。这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用户对苹果精心照管模式的赞同。苹果监管进入App Store的每个程序,对其中的佼佼者在广告和主页上推广,以帮助用户找到他们可能想要的程序。相比之下,Android电子市场难于浏览,而且充斥着只能在特定手机上用的程序。这正是Android来者不拒政策的缺陷。(Amazon.com已经发布了自己的Android软件市场,也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苹果也在积极地阻止Android的蔓延。三月,Verizon开始提供iPhone,让苹果可以获得数百万的新用户。苹果也在平板电脑之战中占据了主导的领先地位。首批Android平板面世之际,苹果发布了第二代iPad。摩托罗拉的Xoom被公认为是iPad的第一个真正的竞争者,还只是第一部运行为平板电脑优化的Honeycomb版Android系统的平板电脑。

目前,消费者对移动设备的无厌追求让iPhone和Android得以共存。第四季度智能电话的销售量比上年几乎翻倍,达到1.01亿部,平板电脑今年的销售增长量预计超过3倍。但一旦市场饱和,比如说3至5年后,销量将会放慢。届时增长的机会就要靠挖对方墙角了。拥有最多、最忠实用户的公司才可能赢这一仗,这正是苹果和Google都在争取实现的。但是千万不要出错,因为在技术领域司空见惯的是,只有一个平台能占据优势。


四川地震灾区考察笔记

Posted: 六月 6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3 Comments »

花了几天时间,全文翻译了 H. Kit Miyamoto 在网上发表的 Sichuan Earthquake Disaster Chronicle ,翻译后的内容在这里:四川地震灾区考察笔记

Miyamoto先生是一位抗震结构专家,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立即带领一个结构工程师团队奔赴灾区,调查地震对建筑物造成的破坏。他们是来自国外的第一批考察灾区的工程师。

这篇考察笔记完全是按照整个行程的时间顺序进行记录的,也就是原文标题中 chronicle 一词的含义。笔记的内容可以说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我不知道对于专业人士是否有所帮助,但至少能够向大家普及一些有关建筑抗震的知识。翻译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对于专业术语的使用。我从还给老师的那些东西里面尽量偷了一些回来,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碰过这些专业词汇,弄出来的东西是否是国内通行的术语还是没有太大把握,真诚希望专业人士不吝赐教。

笔记中多次提到垮塌的校舍,这些校舍对孩子们的伤害极大地震撼了作者。从作者的记述来看,这些倒塌的校舍几乎都是砖墙承重、使用预制混凝土楼板的混合结构建筑。这种结构形式的抗震能力如何,我相信只要正经学过结构工程的人都应该有清晰的认识。当年为祸唐山的就是这种类型的房屋,抗震规范中也专门对这种建筑提出了针对性的措施。然而,正如作者在笔记中所写的,同样的悲剧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从笔记的记述来看,由于采用了这样的结构形式,再加上门窗开口多对结构的削弱,校舍的垮塌有其必然性。当前社会环境下,人们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豆腐渣”当然不乏合理性,但更重要的是应该从根源上消除产生这种建筑类型的机会,否则无异于麻袋上绣花。揪出几头硕鼠当然是聊胜于无的安慰,但是将视野放开、亡羊补牢才是我们更应该全力投入的工作。借用Miyamoto先生的话:“我们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加固这种危险的建筑,……如果我们这么做了,在此牺牲的55000多条人命才不会白白付出。”


翻译:为什么这么多房倒屋塌?

Posted: 五月 16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1 Comment »

原文 ,发表在译言的译文

大地震在 中国并不陌生。1976年发生在中国北部的里氏7.8级地震导致至少25万人死亡,有的估计高达60万。那是有记载的最多死亡人数的地震之一,导致中国政 府在地震多发区域推行更严格的建筑规范。星期一发生在西南省份四川的大地震显示那些措施仍然不够严格。地震撼动了远至北京和曼谷的建筑物,顷刻间将数以千 计的人埋在瓦砾之中,其中都江堰市的一所学校有900个孩子被困。

地震发生后不到24小时,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近万,国有媒体报道某县80%的建筑物已经被夷为平地。随着拯救人员接近震中,可以预见伤亡数字还会上升。在这个众 所周知的高危地区,有些死亡是否可以避免?那些被埋在瓦砾中的人有多大的机会能被活着救出来?新闻周刊的Katie Paul访问了位于加州的地震工程研究所风险管理中心的董为民(音译Weimin Dong),他专门研究中国地震保险的有关问题。以下为摘录:

新闻周刊:这个地区今年初遭受了几次小震。对于这次大震他们有没有做什么准备?

董:这个区域是中度设防区,在中国设计规范中新建建筑应按地震烈度7度设防。北京则是8度,有些地区甚至达到9度,那就很高了。这次地震在震中实际烈度接近10度,而设计要求是按7度设防,我想这就是许多建筑物遭受毁坏的原因。烈度与震级不同,因为每次地震只有一个震级,是从远离震中的地方根据地表运动测定的(译注:此处疑原文混淆了intensity与magnitude,翻译时做了更正),测得的烈度较低。这次地震最大烈度为9度到10度左右,逐渐减弱到5度。

您能形象说明一下9度或10度比7度的破坏大多少吗?

烈度等级决定了建筑物能承受的外力。如果建筑是按7度设防设计的,在9度烈度下它很可能倒塌,至少会严重损坏。

那么在这个地区大多数建筑只是按承受7度设计的吗?

只是最好的那些。中国的抗震规范1978年后才由于唐山地震而强制执行。1954年之前没有抗震设计规范,1964至1978年间只有很基本的设计规范。1978年后的措施是由于唐山地震的提醒。但在农村地区,有许多老建筑,是在规范强制施行前建设的。只有新建筑才要求按7度设防。那个地区的许多建筑设计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防震。

那里怎么个偏僻法?您能说说那里常见的建筑类型吗?

震中离四川省省会成都95公里。那个地区有很多石屋、砖瓦房和土坯房。有些是木框架的,用粘土墙围蔽。这些建筑算不上经过设计。我在几张照片里见到确实有些钢筋混凝土建筑,但它们还是按7度设防的,承受不了9度到10度的烈度。由此不难理解80%的建筑都倒塌了。

为什么只要求7度设防?是政府投资不够吗?

不可能要求所有的建筑都坚不可摧,因为成本太高。(更坚固的建筑)要更大尺寸的梁和其他构件,所以是出于成本考虑。唐山地震之后,中国确实投入许多资金翻新砖结构房屋,因为它们在地震中遭受了最严重的破坏。所以,你在中国见到的所有这些老式砖结构房屋在转角处都有混凝土柱,围绕整个建筑还有圈梁来防止建筑倒塌。政府在全国范围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但主要是在城市里。

我们见到的这些破坏中,您认为有多少是可以或应该能够预防的?

很难说,因为那里的建筑结构种类实在太多。不像在北京或上海,拆掉旧房然后建设新的高层建筑。在农村地区,多数建筑是旧房。从学校的照片上看,它还是用了些钢筋,但没有设计好,因为主筋周边没有采用箍筋。

有没有可能奇迹般地把压在学校下面的900个孩子救出来?

我看过从学校里逃出来的两个孩子那张照片,他们说就是比同学跑快了几步。也许短期内还有救出来的机会,但如果时间太长,他们会死掉。学校的设计和施工都不像是符合抗震规范。我只看了照片中的废墟,看起来建筑设计根本没有考虑地震的影响。

这么说即使是7度烈度地震也抗不住?

对。

既然那里地震这么活跃,中国当局对应付这种灾难的准备充分吗?

假如那里地震多发,政府会要求实行更高的设计标准。历史记录的最高震级只有7.2到7.3,所以我想他们已经尽力了。我认为在设计规范的强制执行上还不能令人满意。但是 现有的旧建筑实在太多,不可能把它们全部翻新到符合现代标准。中国政府在每个城市做防灾教育,所以我知道至少政府有这种要求,但各地城镇有没有遵照执行我 就不敢肯定了。

您能否把这些防灾措施跟其它地震多发区的,比如说加州的,比较一下?

加州要好得多。在加州,我们已经翻新了所有的砖石结构房屋。在旧金山和洛杉矶,我们逐栋做。但中国幅员辽阔,旧建筑数以百万计,我想中国政府承担不起对所有房屋进行升级。但他们确实有做,我认为这么说才公平。


翻译:HD DVD败在了加密上

Posted: 三月 4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No Comments »

原文:How Crypto Won the DVD War

Sony在高清DVD格式之战中的胜利,主要是由于它采用了一种复杂的防拷贝方案,该方案承诺即使在将来某些部分被破解了也能重新加锁。而东芝却没有采用。

东芝在本周初宣布即将停止生产HD DVD播放机,在一场持续了5年的大战中举手投降,Sony的Blu-ray格式将成为未来的碟片格式标准。 大家都说Blu-ray的胜利源自制片商的支持,但很少消费者知道制片商可能是被一种用于影碟上称为BD+的数字锁争取过去的。它是一种比HD DVD提供的更为复杂、更具弹性的数字版权管理系统(DRM)。

“采用BD+是Blu-ray规范的一部分…是我们决定采用这种发布格式的关键因素。”20世纪福克斯家庭娱乐公司的总裁Mike Dunn在2007年的新闻稿中如是说。“这种对内容的额外保护层赋予Blu-ray又一个显著的竞争优势。”

DRM在视频产品上的胜利,几乎可以肯定会导致有人不断尝试破解这个系统,同时也要冒上疏远一些用户的危险。这些用户想一旦买了个节目就能在他们拥 有的无论哪个牌子的电视、手提电脑、MP3播放机和智能手机上播放。这种斗争在音乐领域持续了多年,尽管目前已经很清楚,音乐内容的DRM已经在垂死挣扎 了。

Blu-ray和HD DVD都采用了一种称为AACS的防拷贝系统,而它已经被破解了。但Blu-ray采用BD+作为额外的保护层。BD+是可选的——并非所有Blu-ray光盘都用上了——也还没被破解,尽管跟有些人的宣称相反。

BD+系统由位于旧金山的Cryptography Research发明,是在Blu-ray光盘中嵌入的虚拟机,只能在经过授权的Blu-ray播放机上播放。

当碟片在播放机中转起来时,虚拟机软件和播放机是互不信任的,但会启动一个复杂的核验密钥的配对仪式。

一旦碟片认为播放机是合法的而且没被破解,它就会允许解码和播放碟上的影片。

但如果碟片侦测到播放机被改动成能录制,或者用的是从其他播放机偷来的密钥,碟片内容就放不出来。不同于AACS,BD+无法永远让播放机失效,一旦碟片弹出其软件也无法驻留。

Paul Kocher(Cryptography Research的总裁和首席科学家)认为HD DVD决定不采用他的技术最终使战局变得对Blu-ray有利。

“我不想把安全性说成驱动了内容之战的唯一因素”,Kocher说,“但从内容(供应商)的角度看,我认为安全性是制片商对于未来的最大担忧,而且我还认为他们正在竭尽所能处理这个问题。”

混迹于Doom9这类论坛的文件分享者也许不会欣赏Kocher最近的努力,但Kocher曾是SSL 3.0规范的作者之一,这一规范为在线登录和信用卡消费提供了真正的安全性。

Kocher说他是一个技术人员,无意卷入格式大战,而且给两个阵营提供了同样的技术。但是东芝认定AACS的安全性已足够。

“这就在两种格式上产生了差异,把内容(供应商)吸引到Blu-ray并为其提供了动量。”Kocher说。

狮门与福克斯影业宣称BD+是它们支持Blu-ray而非HD DVD的关键因素。

(去年)10月,福克斯发行了采用BD+的第一款碟片,但有些第一代的播放机无法处理BD+,需要进行固件升级。一旦有了升级(固件),用户必须下载一个文件,将这个.iso文件刻到CD上来升级他们的DVD播放机——对很多用户来说是个高科技的难关。

这个小小的挫败已经导致了一起针对三星的集体诉讼,而Kocher认为购买第一代产品就应该有这种心理准备。

如果盗版者想开发Blu-ray播放机的破解芯片或者开发允许拷贝的播放软件时,BD+系统能对电影提供保护。

BD+会偷偷地在回放的数据流中插入有关播放机的数据。如果电影被盗版,制片商能够分析这些数据并找到办法防止这些机器今后做到同样的事。

Andrew Jaquith,Yankee Group的高级分析师,认为BD+方案由于能够被修补而吸引了制片商。

“BD+具备更新的能力,因而具有长期性”,Jaquith说,“实施过程中总会有瑕疵。这是一场军备竞赛,要保持灵活。你得有亡羊补牢的能力。”

“Cryptography Research的人被公认是现有最好最强大的加密算法设计师”,Jaquith说,“你看看最新型号的DirecTV,P4和P5加密卡都还没被破解,这是他们能耐的最好证明。”

但是Jaquith认为安全性更可能是“影响因素”之一而非“决定因素”,他相信制片商最终选择Blu-ray主要是基于硬件和软件的原因。

当DVD在1990年代后期在市场首发后不久,Kocher的公司就开始研究更好的保护方法。

该公司当时已经与电影产业建立了一些联系,也开发了让制片商在公司内部安全传输制作中的电影文件的系统。2003年7月,该公司在洛杉矶的一个片厂召开的会议上向制片商演示了他们的技术。

硬件制造商需要为技术规范象征性地支付一笔费用,而且必须在播放机中采用这种技术。而制片商只有在节目中包含了BD+代码时才需付费。

Cryptography Research在(去年)11月以4,500万美元现金和未披露的股票期权为代价向Macromedia出售了BD+及其称为“自我保护的数字内容”的核心技术。

Kocher完全预料到黑客社区会攻击BD+,因而必须有后备机制。

“如果你开银行,总会有人想去打劫”,Kocher说,“目前还没人买一把枪来指向银行柜员并不代表将来也不会有人这么做。”

当被问到他预计在顶住去年攻破HD DVD的那种持续攻击时BD+会表现如何时,他犹豫了一下。

“你不能指望第一层防御就顶得住,你还要依靠后续的层层设防”,Kocher说。“就算如此,当你瞻望今后十年时,你心里总会嘀咕——我们是否过于低估了盗版者?”

“同时,你也不能鼓励那种事”,Kocher说。“这就要通过严厉的法律。”


翻译:HD DVD与Blu-ray大战时间表

Posted: 三月 4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No Comments »

原文: Timeline: HD DVD vs. Blu-ray Disc

HD DVD与Blu-ray光盘的高清电影光盘格式之战可以回溯到2000年,那时各大公司开始试验在光盘系统中使用蓝色激光。

由于蓝光的波长比DVD中采用的红色激光更短,记录每个比特所需的物理空间更小,因而可以在DVD尺寸的光盘中塞进更多的信息。当时刚刚开始商业化的高清视频与电视节目需要这些多出来的空间储存。

但是,在2000年开始的技术研究演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子产品公司+电影制片商阵营之间的争斗,而消费者被夹在了中间。

这里是从最初研究开始的对这个过程的主要节点的回顾:

2000年

10月5日 — Sony 与 Pionner 在日本Ceatec展上发表了蓝光数字录像机(DVR Blue)。它的格式成为第一代可擦写Blu-ray光盘的基础。

11月1日 — Sony宣布开发超密度光盘(UDO),一种欲取代磁-光盘的蓝光光盘格式。

2002年

2月19日 — 由Sony领头,9家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公司发布 Blu-ray 光盘开发计划。

8月29日 — Toshiba与NEC向DVD论坛提议,以 HD DVD 作为下一代光盘格式。

10月1日 — 两种格式的原型产品在日本Ceatec展发布。Sony,Panasonic,Sharp,Pioneer和JVC展示了Blu-ray光盘刻录机,而Toshiba展示了以“先进光盘”(AOD)为名的原型机。

2003年

2月13日 — 开始Blu-ray光盘授权。播放机制造商需支付20,000美元取得Blu-ray许可证,同时内容保护系统许可证的年费是120,000美元,且每部 播放机还需交0.10美元。内容制作商需为拷贝保护系统交纳8,000美元年费以及为每张光盘支付0.02美元。

4月7日 — Sony宣布基于Blu-ray技术用于数据备份的Professional Disc格式。

4月10日 — Sony在日本发售世界上第一款Blu-ray刻录机BDZ-S77。它基于23G容量的Blu-ray可刻录盘,售价450,000日元(相当于当时的 3,815美元)。该款机器及其后Panasonic的机型都不支持稍后将发布的预先录制的影片光盘,成为迈向下一代视频技术的昂贵起步。

5月28日 — Mitsubishi Electric 加入Blu-ray阵营。

2004年

1月7日 — Toshiba在CES上展示第一款HD DVD播放机原型。该播放机向后兼容DVD。

1月12日 — HP 和 Dell 开始支持Blu-ray。

6月10日 — DVD论坛认可第一款商业性HD DVD-ROM。

9月21日 — Sony宣布PS3将采用Blu-ray光盘。

11月29日 — 派拉蒙、环球、华纳兄弟、HBO与新线宣布支持HD DVD。

12月9日 — 迪士尼宣布支持Blu-ray。

2005年

1月7日 — 两种格式的支持者都承诺年底在北美发行播放机和影片,但都没有兑现。

3月24日 — Sony当时的总裁中钵良治的说法:“听到消费者的声音,有两种对立的格式会让人失望,我们没有完全放弃整合或妥协的可能性。”,为达成一个共同格式带来希望。

4月21日 — Sony和Toshiba开始讨论达成单一格式的可能性,但无疾而终。

8月18日 — 狮门家庭娱乐公司与环球音乐集团决定支持Blu-ray。

9月27日 — Microsoft 与 Intel 押宝HD DVD。

10月3日 — 派拉蒙家庭娱乐公司宣布同时发行HD DVD和Blu-ray格式影片。

12月16日 — HP放弃对Blu-ray的单一支持,转而支持两种格式。

2006年

1月4日 — Bill Gates在CES宣布,Microsoft将为Xbox 360游戏机提供额外的HD DVD驱动器。

3月10日 — 支持Blu-ray的LG电子正在开发一款HD DVD驱动器的消息出乎行业意料。

3月31日 — Toshiba在日本发售世界上第一款HD DVD播放机HD-XA1,售价110,000日元(合当时的936美元)。

11月11日 — Sony装备了Blu-ray驱动器的PS3在日本发售。

12月29日 — 黑客们宣布部分破解了HD DVD与Blu-ray都用到的AACS拷贝保护系统。

2007年

1月7日 — 为平息争斗,LG电子发布了一款双格式播放机,而华纳兄弟则展示了一种能容纳HD DVD和Blu-ray涂层的原型光盘,两种格式的播放机都能够兼容。

4月17日 — 北美市场上的HD DVD播放机自发售以来销售量达到了100,000台。

8月1日 — Microsoft将其用于Xbox 360的HD DVD播放机的售价由199美元调低到179美元,并附送5部电影。

8月20日 — 派拉蒙与梦工厂放弃Blu-ray,倒戈支持HD DVD。

9月13日 — Sony宣布其在日本的所有高清视频录像机上均采用Blu-ray光盘。

11月 — 假期销售旺季来临之时,Toshiba的HD DVD播放机以退款形式降价到100美元。

11月11日 — Sony开始发售低价版PS3。

2008年

1月4日 — 华纳兄弟放出重磅炸弹:它将不再发行HD DVD格式电影,而只发行Blu-ray格式的。由此导致HD DVD推广联盟取消了CES上的新闻发布会。

1月6日 — Toshiba美国消费产品主管Akio Ozaka在CES上说:“我们仍然坚定地相信HD DVD是最适合消费者需求的格式。” 作为回应,Sony的CEO Howard Stringer面带笑容,一语双关:“All of us at Sony are feeling blue today.”

1月14日 — Toshiba再度降价,HD-A3播放机的零售价降到150美元。

2月11日 — NetFlix和BestBuy宣布逐步停止销售HD DVD。

2月15日 — 沃尔玛,世界最大的零售商,宣布将在6月逐步停止销售HD DVD。

2月16日 — 日本公共广播电台NHK报道Toshiba已经停止生产HD DVD播放机。另外几家当地媒体的报道证实了这个消息,日经新闻报道Toshiba已经决定不再发展HD DVD格式。

2月19日 — Toshiba正式宣布将在3月底逐步停止生产HD DVD播放机和刻录机。格式之战终于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