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代溺爱的经济学解释

Posted: 七月 12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3 Comments »

有孩子的家庭,做父母的大多要面对“隔代溺爱”的苦恼。隔代溺爱就是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北方叫做姥爷姥姥)对孙辈的溺爱,这种溺爱往往会破坏父母长期的教育成果。隔代溺爱的现象不独在中国这种独生子女普遍的社会中特别明显,就算在西方国家也是让父母头疼的一个问题。

经济学家Tim Harford在一篇专栏文章里,解答了一个母亲的烦恼:外公外婆在帮手照顾孩子的时候,总是不节制地喂他们巧克力、薯片和冰淇淋,而这样做对孩子们的健康无疑是有害处的。Tim 分析说,祖父母们溺爱孙子,他们并非不知道溺爱的坏处,但是他们的动机不同。就以这个例子来说,垃圾食品的危害是长期才会发生的,但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拥抱亲吻却是立竿见影的回报。作为短时间和孙子们相处来说,祖父母们的溺爱完全是一种理性的做法。要改变这种行为,需要消除这种长期影响和短期回报之间的矛盾。Tim建议说可以试试“买通”祖父母们或者试试让他们长期照顾孙子们。

大概是文化的不同吧,让中国的父母们“买通”自己的父母,听起来就觉得匪夷所思,而长期照顾孙辈往往更让隔代溺爱制度化。看来,经济学所强调的理性在人类情感面前往往会遇到尴尬。Tim也承认,没有什么简单的办法。

Update 2008-9-7: 文章的中文翻译


经济学家的教子之道

Posted: 九月 2nd,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1 Comment »

上次我提到过Tim Harford为Financial Times写的Dear Economist专栏。今天又见他孜孜不倦地回答一个母亲提出来的问题:该不该打孩子屁股?如果不打,怎么管好孩子呢?

Tim说,孩子是理性的追求效用最大化的人,但他们还不会考虑长远利益,所以用小量的、即时的惩罚和奖励来规范他们的行为才是最有效的激励手段。父母们很难对未来的惩罚建立一种可信的承诺,一旦家长光说不做,理性的孩子就会把家长的惩罚威胁当成耳边风。这两方面的因素造成传统上被推崇的用星星和黑叉(black mark,权且这么译)来记录孩子行为的表格的作用受到质疑,因为相对于立竿见影的惩罚或奖励,那些星星和黑叉毕竟还是纸面上的东西。改进的办法是把这些记号和孩子的零花钱挂钩,比方说按星星减去黑叉来定。这个标准既客观又透明,让家长很难说话不算数,对着成片的黑叉家长就不会迁就孩子而继续发零花钱。

Tim还说,除非真的很穷,实在不必打孩子屁股。并不是对穷人另眼相待,而是说如果零花钱太少,那么经济威胁就不起作用了。这时候,主要的替代措施就是打屁股,因为打屁股不用花钱。有学者调查发现,很穷的父母比收入中等的父母更喜欢打屁股而非取消零花钱。所以,如果能负担得起一定量的零花钱,取消它就是很好的惩罚了。

想当初,父母教育我们的时候,根本没有零花钱这一招,我大概是上了初中才开始有零花钱。根据Tim的理论,联系到当时全国人民都不富裕,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打屁股作为主要惩罚手段就不奇怪了。用经济手段来教育孩子,曾经被中国的父母们认为太过功利化、庸俗化。但是今非昔比,既然已经市场经济了,很多人也开始接受应该尽早培养孩子经济头脑的观点,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孩子的行为和经济鼓励挂钩,这大概也反映了社会的发展。

在我自己,孩子对金钱还没有概念,物质欲望似乎也并不太强烈(只是偶尔馋一下冰淇淋),我该怎么教他呢?


定价零头的妙用

Posted: 八月 13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9 Comments »

看看国外商店的商品定价标签,很多都是xx.99的形式,例如17.99。个中因由,流行的解释是,根据心理学的原理,人们会认为17.99的标价仍然属于17的范畴,标成18.00尽管只多了1分钱,但心理感觉贵了很多。所以xx.99这样的标价有利于促进销售。

前几天,Financial Times的一个读者向FT的专栏作者Tim Harford又提出了这个问题,Tim却给出了另一种有趣的答案:这种古怪的定价方式是为了防止店员监守自盗。他说,这是University of Rochester的经济学家Steven Landsburg的研究结果。个中奥妙在于,如果定价变成5,10,20这样的整数,顾客很容易付正好的钱。由于不必找零,店员就可能不把收到的钱放到收款机里,而是据为己有,售出的货物则可以推脱是被人偷去了。而稀奇古怪的定价会让顾客等着找零,如果店员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零钱找给顾客,往往会受到顾客的质疑,于是就堵塞了店员这么做的漏洞。

Tim推论说,如果这个理论成立,那么由老板亲自经营的店铺和网上店铺不存在店员如此贪污货款的现象,所以定价也不必如此古怪。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他注意到他自己的书在Amazon的定价是.78结尾的。对此,Tim没有进一步的解释。我的看法是,Steven的理论并非没有道理,但网上店铺的定价没有取整,一是传统做法的强大影响,二是网络支付电子化的特点不需要刻意将定价取整,三则心理学的解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盗版的经济学

Posted: 七月 26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2 Comments »

首先要声明,我反对盗版。反对的理由倒不是盗版断了我的生路,而是从法律、道德和常识判断,偷人家的东西总是不对的,无论能够找出什么样冠冕堂皇的借口。第二,我要承认,我曾经用过很多盗版,包括软件和音像作品。现在在尽量少用,但还是在用。前后两点对照也许显得虚伪,但这是我的实情。相比之下,自由软件的倡导者Richard Stallman要决绝得多,非自由软件不用,决不妥协,如果没有相应的自由软件,他宁可放弃某项需求。我辈凡人,做不到,只能尽量向高标准看齐。

前段时间香港导演彭浩翔为盗版之事与网民争论,其中驳斥了盗版有利于扩大知名度的看法,认为如此这般的知名度对其本人无益、对投资商亦无益。但在这一点上,微软的视点更为长远,看法也更为坦白,因为Bill Gates说过:要偷就来偷我的吧,等你们都偷上了瘾再来慢慢收拾你们。实际情况是,盗版的存在和泛滥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微软垄断地位的形成,微软从垄断之中获得的好处也许大大超出了盗版对它的伤害。当然,把电影与微软软件一起类比也许不太合适,微软软件的网络外部性使其在软件市场上容易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但电影市场上却看不到这种情况。所以,比较而言,电影、音乐这类东西受盗版的伤害应该更重。

在估计盗版造成的损失时,无论是电影发行商还是商业软件联盟(BSA)都喜欢直接将正版售价乘以盗版数量从而得出一个天文数字,并据此作痛心疾首状。但他们在这么做的时候,实际上忽略了一个很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即价格与需求的关系。经济学告诉我们,在需求不变的前提下,正常商品的需求量会随着价格的降低而增加,随着价格的升高而下降,这一点与我们日常生活的直观体验相吻合。回到电影或软件上,盗版的存在并兴盛的主要因素就在于其极低的获取价格,也就是说,低价的盗版实际上拉低了某个电影或软件在市场上的价格,从而造成了需求量的上升。反之,假如没有盗版,按照正版的定价,很多人就不会去消费那个产品。举个例子,假如定价100美元的Windows在没有盗版存在的市场上本来能卖出100万套,但因为有盗版的干扰,正版只卖出了20万套,而正版、盗版的总销量达到1000万套。如果微软要计算盗版造成的损失,应该是80万X100美元=8000万美元,而不是980万X100美元=98000万美元,因为两者之间900万套销量的差别在正常的市场上并不存在,也就谈不上什么损失。

明白了这些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一方面BSA用天文数字作为维护其知识产权的大棒,另一方面在打击盗版的行动上却并没有赶尽杀绝,因为盗版助长的垄断合乎他们的利益,扼制了以Linux为代表的其它自由、开源软件的发展。相对而言,RIAA(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反对盗版更为坚决,手段也更激烈,因为他们没有垄断的利益。从BSA和RIAA两者反盗版行动的差异上也可以看出盗版对两个行业的伤害各不相同。

指出夸大了的盗版损失,并不是为了给盗版再找到一个理由。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反对盗版,尽管还算不上深恶痛绝。


IM软件的网络外部性

Posted: 七月 14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2 Comments »

很多通讯工具都有网络外部性的特点。所谓网络外部性的意思是(抄来的):当一种产品对用户的价值随着采用相同的产品或可兼容产品的用户增加而增大时,就出现了网络外部性。网络用户所得到的价值包括产品本身所具有的那部分价值(自有价值)和当新的用户加入网络时,老用户从中获得的额外价值(协同价值)。

把这个概念用到IM软件上,可以这么理解:由于大多数IM软件之间没有互联互通,当一个用户选择IM软件的时候,他不仅看这个软件自身的功能,他还尤其看重他准备与之发生联系的人是不是在用。假如他的联系人多数在用QQ,他就会很自然地选择QQ,而且以后他还会介绍新朋友选择QQ。这样在用户和QQ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协同效应,QQ的市场占有率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形成IM软件网络外部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就在于它们之间没有互联互通,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QQ打死也不肯开放协议,并且严厉打击非官方的客户端,因为它可以利用网络外部性而获取最大的利益。

挑战具有网络外部性优势的产品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对于网络中的用户来说,网络所提供的协同价值已经大大超出了产品的自有价值。IM软件没有互联互通,意味着QQ用户对产品没有其它的选择,尽管用户对腾讯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满,但放弃腾讯等于放弃一个长期形成的关系网络,这种代价很多用户是难以承受的。

尽管一个新的IM软件可以抓住QQ在产品功能、服务等方面的薄弱环节,在局部市场上夺取一定的市场份额甚至占据优势,例如在办公环境中MSN相对于QQ的优势地位,但是对于优势产品的全面挑战仍然有极大的难度,新产品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并不在于产品是不是更好,而在于能否打破对手的网络外部性优势。所以,lava-lava就算具备许多强于QQ的功能,但我觉得它的胜算仍然不大。

既然IM软件网络外部性形成的关键因素是没有互联互通,那么MSN和雅虎通目前互联互通的测试,就是重新定义游戏规则的一个战略手段。互联互通的意义在于定义一个新的即时通讯平台,所有的厂商可以在统一的通信协议的基础上展开真正的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竞争,这对于新晋的中小厂商未免不是一个机会。当这个新的平台越来越大、用户越来越多,它就可能形成自己的网络外部性优势,并对原先占优势的用户群体进行蚕食。或许会有这么一天,腾讯要问自己:通还是不通?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