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way PT现身天河北

Posted: 十月 21st,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3 Comments »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Segway PT 是Segway公司开发的一种电池驱动的双轮车,PT的意思就是Personal Transporter,详细内容可以看Wikipedia的介绍,Engadget也介绍过它的新款产品

我见过一次PT的实物,当初叫做HT(Human Transporter),那是在东京的迪士尼乐园里,两个保安模样的人站在车上作巡逻状,如果有游客感兴趣,他们也会绕几个圈子,做出一点小花样。我想不到的是,这种一般美国人也用不起的东西(定价大约4万人民币)居然出现在广州天河北路的人行道上。我先是看见一个穿深色衣服的女子直着身子在人群中“飘”过,起初还以为她踩着一般的电动滑板车,然后在她穿过斑马线的时候看清楚了,她脚下就是两个黑色的大轮子。当时我忙着开车,否则就用手机把她照下来了。

由于隔得比较远,我看不到周围路人对PT的反应,但在我看起来觉得有点傻。想想咱们的很多道路、建筑让残疾人轮椅都没法自如通行,骑着这么个玩意儿恐怕很多地方都进不去,光是开过斑马线之后,要把这40kg的家伙提过马路牙子放到人行道上就不容易。

尽管PT看起来是高科技的产物,但是有牛人说要自己弄一辆出来也并不太难,有网页为证,而且已经是第二版了。


经济学家的教子之道

Posted: 九月 2nd,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1 Comment »

上次我提到过Tim Harford为Financial Times写的Dear Economist专栏。今天又见他孜孜不倦地回答一个母亲提出来的问题:该不该打孩子屁股?如果不打,怎么管好孩子呢?

Tim说,孩子是理性的追求效用最大化的人,但他们还不会考虑长远利益,所以用小量的、即时的惩罚和奖励来规范他们的行为才是最有效的激励手段。父母们很难对未来的惩罚建立一种可信的承诺,一旦家长光说不做,理性的孩子就会把家长的惩罚威胁当成耳边风。这两方面的因素造成传统上被推崇的用星星和黑叉(black mark,权且这么译)来记录孩子行为的表格的作用受到质疑,因为相对于立竿见影的惩罚或奖励,那些星星和黑叉毕竟还是纸面上的东西。改进的办法是把这些记号和孩子的零花钱挂钩,比方说按星星减去黑叉来定。这个标准既客观又透明,让家长很难说话不算数,对着成片的黑叉家长就不会迁就孩子而继续发零花钱。

Tim还说,除非真的很穷,实在不必打孩子屁股。并不是对穷人另眼相待,而是说如果零花钱太少,那么经济威胁就不起作用了。这时候,主要的替代措施就是打屁股,因为打屁股不用花钱。有学者调查发现,很穷的父母比收入中等的父母更喜欢打屁股而非取消零花钱。所以,如果能负担得起一定量的零花钱,取消它就是很好的惩罚了。

想当初,父母教育我们的时候,根本没有零花钱这一招,我大概是上了初中才开始有零花钱。根据Tim的理论,联系到当时全国人民都不富裕,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打屁股作为主要惩罚手段就不奇怪了。用经济手段来教育孩子,曾经被中国的父母们认为太过功利化、庸俗化。但是今非昔比,既然已经市场经济了,很多人也开始接受应该尽早培养孩子经济头脑的观点,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孩子的行为和经济鼓励挂钩,这大概也反映了社会的发展。

在我自己,孩子对金钱还没有概念,物质欲望似乎也并不太强烈(只是偶尔馋一下冰淇淋),我该怎么教他呢?


定价零头的妙用

Posted: 八月 13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9 Comments »

看看国外商店的商品定价标签,很多都是xx.99的形式,例如17.99。个中因由,流行的解释是,根据心理学的原理,人们会认为17.99的标价仍然属于17的范畴,标成18.00尽管只多了1分钱,但心理感觉贵了很多。所以xx.99这样的标价有利于促进销售。

前几天,Financial Times的一个读者向FT的专栏作者Tim Harford又提出了这个问题,Tim却给出了另一种有趣的答案:这种古怪的定价方式是为了防止店员监守自盗。他说,这是University of Rochester的经济学家Steven Landsburg的研究结果。个中奥妙在于,如果定价变成5,10,20这样的整数,顾客很容易付正好的钱。由于不必找零,店员就可能不把收到的钱放到收款机里,而是据为己有,售出的货物则可以推脱是被人偷去了。而稀奇古怪的定价会让顾客等着找零,如果店员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零钱找给顾客,往往会受到顾客的质疑,于是就堵塞了店员这么做的漏洞。

Tim推论说,如果这个理论成立,那么由老板亲自经营的店铺和网上店铺不存在店员如此贪污货款的现象,所以定价也不必如此古怪。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他注意到他自己的书在Amazon的定价是.78结尾的。对此,Tim没有进一步的解释。我的看法是,Steven的理论并非没有道理,但网上店铺的定价没有取整,一是传统做法的强大影响,二是网络支付电子化的特点不需要刻意将定价取整,三则心理学的解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