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Linus眼中的世界

Posted: 二月 3rd,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 | 2 Comments »

原文:The world according to Linus,同时发表于译言的译文

他不用手机,并为此感到骄傲。而且,他认为虚拟化言过其实了。来看看我们从Linux大师Linus Torvalds那里还“八”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目前内核发布中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人们总是为写新代码、加入新特性等诸如此类的事情而兴奋。我们的做法是,有两个星期时间作为合并窗口期,所有的新代码都在这个时期内加入。在这样的 两星期中,每个人都很开心,因为你在做的事情很有意思,你把新鲜出炉的代码加进去并为此而自豪。当这两个星期过去之后,你本应确信所有的编程错误 (bug)都被清除掉了,而我们会收到来自于真正使用这些新特性的用户的报告,这时激励程度就会降低,因为和写代码比起来,调试错误(debug)一点也 不好玩。

因此,最大的困难在于让大家在下一个合并窗口期之前不再写新代码(通常合并窗口期之间的间隔是两个月)。大家确实需要集中精力跟进解决上个窗口期之 后来自用户的每一个错误报告而不是为下一个窗口期写新代码,而这是最困难的部分。每个人都知道这确实很重要,但同时这件事确实不如写新代码那样激动人心。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在内核开发方面最大的社会问题。

你在开发什么新特性,或者目前什么让你感兴趣?

过去这几年里我真正做的事情是沟通。我最终合并其他人写的代码。实际上我自己很少写代码,除了有关内核的一些工具。我为我们的源码控制管理工具写代 码,用来追踪每个人都做了什么。每个递交进来的补丁都被按正确次序单独跟踪,代码来自不同的人,合并在一起。我会把代码写到内核自身里,尽管所有的代码都 是别人提供的。相比于开发者,我更多地是一个技术领袖,在大约最近的5年里都是如此。

你对于各种Linux发行版有什么看法?

人们总是说它们有多不一样,但归根结底它们用的都是几乎一样的内核,所以在我看来它们之间的区别实在很小。过去我们的开发计划是用两年时间开发内 核,然后做一个大的发布,就如微软的做法,不过他们用5年时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两个月发布一次。那么做确实很痛苦,因为当时所有的发行版都加入了 自己的东西,不可能等两年到两年半的时间后再赶上来,在当时这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我们与发行版之间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们改变了发行政策,所以发行版 都更容易跟上新的特性,而不需要开发自己的补丁。所以,和大多数其他的开源项目比起来,我觉得不同发行版并没有太多问题。

你对KDE 4 怎么看?

我自己还没用过。我是KDE的用户,但我觉得不需要赶时髦。我过去也会发送错误报告之类,但我确实没有时间去升级。我想我可能会等到 KDE 4.1左右,等一些初步的问题都被解决掉。

你在手机上用Linux吗?

我根本没有手机!我讨厌电话,因为我是一个想全神贯注工作的人,如果有人给我打电话会完全破坏掉我的注意力。我讨厌电话,因为它们只会干扰你,而手 机更讨厌因为它一直跟着你,所以我根本不要手机。我的工作室里有一台早期的Linux手机,因为我是免费得到的,但它是关着的。我所有的电脑上都有 Linux,但电话上没有。

你认为什么时候会有第一批来自OLPC项目的内核补丁?

如果我们还没有见到我才奇怪呢。他们做的一件大事是电源管理,因为他们做到在没有程序运行的时候关闭了CPU却让屏幕还亮着。这是不久前已经提交进 来的。我们对时间的看法更为动态了,我们能在更长的时间里避免时钟中断的发生。我想OLPC已经参与了,不管那些开发者是不是把代码直接发给了我。

你对虚拟化不感兴趣,为什么?

我想它有点言过其实了,虚拟化不过是那些时髦词汇中的一个。这么说的部分理由是,对虚拟化感兴趣的人会有三种原因。一是桌面应用,你想用虚拟器运行 另一种操作系统,例如你运行VMWare来在Linux机器上运行Windows。我个人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为啥我非得在Linux机器上运行 Windows?

第二个原因是很多商务人士想要虚拟化环境来更好地利用他们的电脑。他们有台很强劲的机器,但他们想运行很多不同的东西,而且想让它们保持隔离,所以 他们用虚拟器来模拟独立的机器。这对IT人士有好处,能够更好地管理,因为你能把一台大机器当成一些小部件来管理,而这也不是我要做的。

第三个原因是运行过时的操作系统,或者同一个操作系统的旧版本,因为有些程序非得这么运行。但是这些原因都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个人对虚拟化不是很感兴趣,它跟我做的事情无关。

我对虚拟化完全不感兴趣并不表示我们不支持它,我们已经有很多Linux支持的虚拟化模式,并不需要我感兴趣才会让事情发生。

桌面Linux系统正在欠富裕国家的教育用途上起飞,你为什么这么想?

Linux的一个好处,它用在商业环境中的原因,我想是因为它非常灵活。不光是便宜,你还能把它调整到适合特定的用途,这是它被用上的原因。在开发 者的世界里有两个原因,首先,很明显,价格总是一个大问题,特别当你想逐步建立起你的IT系统的时候。当你不知道它如何运作而且也没法修改的时候,买一个 预先做好的系统是毫无用处的。当你对一个完全设置好的系统只有很基本的了解而且你根本无法看出它是如何运行时,你完全无法从零开始获得提升,你无法从中学 到东西。你可以学着去用它,但你没法学着去再创造一个类似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OLPC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是他们提供的很多应用程序都是用非常易用的(编程)语言写出来的。那可能不是最高效的语言,也不一定是我会用到 的语言,但Python确实很容易学会,它非常地直截了当。我想他们有一个特别的按钮,当你在用这些程序时,你只要按一下你就能看到源代码,所以你能彻底 了解程序是怎么工作的。当你把事情搞乱时,你可以说:“我想回到原始的内容,因为我的改编行不通”。但我想假如你真的不光想仅仅提供电脑给人们使用,而是 还希望把电脑技术传授给他们,不只是会用文字处理器而且了解到它如何工作,那么Linux和其他开源项目就是当仁不让的了。因为如果没有源代码的话,用户 只能面对一个黑盒。

不要误解我,价钱是很重要,但我认为以学习目的获得源代码是非常重要的。坦白地说,即使大多数人不会去看源码,大多数人仅仅把电脑当成工具来用,但 只要有一小部分人去看源码并试着去理解它,你就会获得一种计算机科学上哪怕很小的核心能力,而无论你在哪里,哪怕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这次澳洲Linux大会(LCA)没有dunk-tank你会不会很失望?

不,不。Dunk-tank是那种试过一次就够了的事情。(译注:dunk-tank是一个人坐在水池上方的一张挑空座椅上,旁边立一个靶子,只要有人击中靶子,联动装置就会弄翻座椅,让人掉入水中。详见dunk-tank,附送Linus亲身经历。)

你会不会接受在LCA上做主题发言的邀请?

大概有十年我没发言了。过去我发了很多言,当时Linux还很新,没有很多人知道,我觉得应该为它做宣传。但我从来就不擅长言辞,我总是讨厌发言, 也不喜欢站在一大片听众面前。事先我承受了压力,后来Linux足够强大,有愿意发言和更擅长发言的人来做,我就再不发言了。我来LCA是出席会议的,最 多只是和人们交谈一下。

你为什么会一直来参加LCA呢?

LCA是一个很好的会议,非常轻松,非常注重技术。你看不到西装革履,没有营销的废话,它就是关于技术的,非常有意思。它的氛围很好,而且坦白说这里是夏天!我家Portland那边又是雨又是雪,冷得很,所以来澳洲过一个星期夏天是很好的休息。

你预计Linux世界下一个让大家吵成一团并且都想得到你支持的大争执会是什么?

如果我能早知道就不会有大问题!看起来每隔几年就会有事爆发。其实一直有事不时冒出来,不过通常是些小事。总会有一些更大的事情,常常是酝酿了很 久,一旦发生的机会到了,就像开了闸一样,吵得不可开交。人们受到挫折而吵翻天的事大概每个公司都会发生,只不过开源项目发生的事情人人都看得到。

我也不是彬彬有礼的,我其实喜欢和人争论,内核开发社区里面也有很多嘴闲不住的人。有些人什么也不做就是喜欢争执,这种事我们是不鼓励的,所以你会看到有些事爆发了一会儿就平息了。有时候,事情的结果会让我们改变做法。

当社区成长时,几年前有效的做法可能就行不通了。这种事持续发生,拖了我们的后腿,让大家感到挫折,要人们改变已经习惯了的做法会很痛苦。终于有一 刻争吵爆发了,每个人都讨厌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没人知道怎么才能把事做对。这种“再也不能这么做下去了”的大讨论发生过三、四次。这种讨论一点也不讲礼 貌,往往像是“这家伙是个浑蛋,我们应该把他踢到一边去,根本就不灵”。

有时候也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我们也有过“既然这么做不行就换个做法嘛”的事例,所以争论经常是有成果的,也是释放怨气,暴露一些暗地酝酿的问题的机会。有时候只要把问题摊开来就行了,什么都不用改变,让大家有地方撒气就是了。

你觉得Linux的下一件大事会是什么?

我觉得不会是单一的事情。有件事很有意思,这么多不同的人和公司,他们都有自己的计划。例如在移动应用世界(它也不是单一的领域了),有手机公司、 嵌入式系统、把Linux用于嵌入式音乐(embedded music)的人、音乐和其他媒体的无线发布点,他们都有自以为最重要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们会有一间或小或大的公司在向一个方向进军。

什么事情激励你为Linux工作?

过去15年里,Linux做到了我想它做的每件事。很早以前我的激励来自于外部,来自于其他人发现的问题。我发现不了问题,我的使用模式实际上相当 简单,而且如今我也尽量集中于同样的开发模式。所以,我真的是被其他人遇到的问题所激励,他们有时也会让我觉得“这些人真是疯了”,但有时这些疯狂的人也 会遇到最有趣的难题。

我个人总是对桌面应用感兴趣,因为我总是把系统当作工作站。而它的桌面功能是很有限的,因为对于很多用户关心的事情我并不关心,所以个人来说,我会 对与我的使用体验更相近的其他桌面用户发现的问题更感兴趣。但同时,一些技术上更有意思的特殊问题来自于嵌入式环境。他们来自于面对很严格要求的客户,因 为他们专注于一件事,而且通常是在一个很小的机器上做,他们需要便宜的机器这样可以卖出许许多多。所以桌面用户要好过得多,因为他们的机器其实很好很强 大,但真正有趣的技术挑战有时是来自于移动用户。尽管他们经常抱怨的是用户界面而不是内核。


保卫选择的权利

Posted: 四月 29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 No Comments »

清华紫光不买微软的帐,选择了Linux系统作为预装的“正版操作系统”,在一些人眼里成了对抗微软的英雄。

在我看来,紫光所以没有全面投靠微软,说到底还是钱作怪。报道说得很清楚:“紫光不认可微软方面的报价,双方正在讨价还价过程中。”所以,尽管紫光此举似乎对于Linux的推广有好处,但考虑到目前普通用户的使用能力,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Linux只不过是被紫光拿来当枪使。一旦价钱谈妥了,紫光还会有多大比例预装Linux的机器就不言而喻了。

以紫光在市场上的出货量,相比其它的大厂商,它与微软的议价能力无疑要弱很多。假如市面上的PC操作系统只有微软一家,照现在部委的规定,紫光也没什么好说的,洗干净脖子乖乖地挨宰就是了。但是,有了以Linux为代表的一系列开源的操作系统,微软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不得不坐下来和紫光这样的厂商谈一谈了。

前两天我写了“别把豆包不当干粮”,挺了一把DOS作为“正版操作系统”的地位,但那主要是看不惯那些所谓专家的嘴脸,看不惯那种朝令夕改的随意性。真正说起来,DOS早就该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在功能上能与Windows抗衡、让微软有所忌惮的,也就数Linux了(BSD们的份额比Linux更小,粉丝们就不用在这里挑刺了)。且不说Linux是否真的比Windows好,是否有一天能够打败Windows,起码在眼前它是微软所认为的严重威胁,是紫光们能够依靠的利器。这就够了。

市场经济的最大好处就在于有所选择,有了选择用户才能保住不受厂商任意宰割的权利。AMD与Intel竞争,结果是CPU的更新换代才越来越快,降价也越来越快;联通与移动竞争,才有手机话费的降低和层出不穷的优惠套餐。所以,AMD的CPU不一定比Intel的好,联通的服务也不见得就比移动的强,问题的关键在于有了AMD、联通这样的挑战者,Intel、移动的行为才受到牵制,才不能独掌对消费者生杀予夺的大权。作为消费者,你可以是Intel的粉丝,也可以是移动的忠实客户,但你不应该帮着Intel去打击AMD,也不应该帮移动去把联通赶尽杀绝。保护AMD和联通,就是保卫自己选择的权利。

同样的道理,你可以不会用、不去学Linux,但是起码要在道义上支持Linux、支持开源软件,这是我们抗拒微软全面垄断的最后防线。

另:Linux厂商Redhat推出的几个对抗微软的宣传短片:Truth Happens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


别把豆包不当干粮

Posted: 四月 28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1 Comment »

咱们的部委真忙,刚刚出完所有出厂PC都要预装正版操作系统的通知,现在又开始研究DOS算不算操作系统。据说两部委咨询的专家们多数认为DOS系统满足不了普通用户的正常使用,所以预装DOS不算装了正版操作系统。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DOS算不算操作系统,二是什么叫满足用户正常使用。

了解历史的人大概还记得DOS=Disk Operation System,磁盘操作系统。人家大名都这么叫了二、三十年,经我们的专家一说,就好像阿Q被赵太爷当头棒喝那般:“就你也配姓赵?”这样一来,DOS大约确定是不能叫做操作系统了。

再说什么叫满足用户正常使用。无论机器上安装了什么操作系统,用户用到的都是各种应用程序,是应用程序在和操作系统打交道。只安装DOS或者Linux内核,机器确实干不了什么。同样,即便安装的是Windows,假如不是其中捆绑了IE、媒体播放器之类的应用程序,光凭Windows的华丽界面又能满足什么正常使用呢?如果用户有文字处理、表格计算这样的需要,仅凭一个Windows就能满足得了吗?

专家们还认为,消费者在购买预装DOS的机器后一般都会再重新安装盗版Windows。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事实,但是现代法律精神讲究的是无罪推断,我们的主管部门恐怕不能以“一般都会”这样的推测来作为执法的依据吧?专家可以有诛心之论,执法部门如果也这样岂不是让天下人心寒?

尽管DOS是一个过时的操作系统,但是捍卫DOS“正版操作系统”的地位,就是捍卫法规的尊严。如果听任所谓专家们的说法,不能满足普通用户“正常”使用的都不能叫做正版操作系统,那么普通用户不会用Linux,所以Linux也不能叫做正版操作系统,推而广之BSD、Solaris等自然也要排除在外。

写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想要大家都装Windows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用co.mments跟踪本帖评论


对联想们的奢望

Posted: 四月 19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1 Comment »

联想和微软签了购买12亿美元软件的大单,加上此前方正2.5亿、同方1.2亿、TCL 0.6亿,仅这四家公司采购的微软软件价值就超过了16亿美元,换成人民币(按1:8算)就是128亿。

前几天,Newsforge网站发了一篇Robin ‘Roblimo’ Miller的文章“The hidden benefits of free software”。Robin在文章中提出,计算开源/自由软件所能带来的效益,不能仅仅考虑它们对于软件行业的影响,还应该看看它们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所带来的影响。假如投资1000美元,两种花法,一种是向外国软件厂商购买许可,另一种是投资于本国的软件公司用于改进开源软件。Robin指出,钱如果花到外国公司身上,不会给本国经济带来多少好处,而花在本地软件公司的钱可能转化成买食品、付租金或按揭、购买其它服务等等各种各样的用途,这笔钱可能有3至6倍的乘数效应。换句话说,花在本地软件公司的1000美元,可能拉动3000到6000美元的消费,这还没有算上开源软件在这笔投资帮助下投入实际应用所产生的效益。

IDC最新发布的报告《中国Linux市场2006-2010年预测与分析》显示,2005年中国Linux市场收入是1180万美元,还不到1亿人民币,到了2010年将达到5110万美元,也才4亿多人民币。让我们来设想一下,假如从上面的128亿里面拿出8亿在国内投入Linux等开源软件的开发和完善、投入对开源软件开发和应用人才的培养,且不说能不能有3倍的乘数效应,相信仅这8亿就能够给国内的开源软件市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这8亿投资能够成功打造出一款方便实用的中文桌面Linux系统,我们的PC厂商跟微软谈判起来腰板是不是能够硬很多呢?从这个角度看,即使开发出来的Linux系统赚不了什么钱,光是逼微软打折能省下的钱大概也不止8亿吧?

可惜的是,我们的PC厂商“以与微软合作为荣,以微软不给面子为耻”。假如不改变这种荣耻观,前面的想法,再好也只能是个奢望。

用co.mments跟踪本帖


字斟句酌说《通知》

Posted: 四月 11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No Comments »

信息产业部、国家版权局、商务部关于计算机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认为这是微软公关的又一胜利或是对美国压力的一种屈服。但结合目前的时事背景,加上仔细阅读《通知》的遣词用句,我越来越觉得其中暗藏玄机。下面我会试着逐段解析一番。

事先声明,所有解析纯属个人见解,如果有人以此为依据进行实施,无论后果如何,与本人无关。

为了营造良好的软件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维护计算机市场和软件市场秩序,推动软件自主创新,促进我国软件产业健康持续快速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现将计算机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的具体要求和有关问题通知如下:

这是《通知》出台的依据。其中提到了两部法规,据达人研究,并没有从法规中找到相应的条款,可见《通知》的立论依据值得商榷。

一、在我国境内生产的计算机,出厂时应当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
二、进口计算机在国内销售,销售前应当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

这两条之中值得注意的地方,是两个“应当”。我不太清楚公文用词的轻重程度是怎么定义的,但我知道建筑行业许多国家规范、标准的附录中会对用词的严格程度作出说明,通行的是:

1)表示很严格,非这样做不可的用词:

正面词采用“必须”,反面词采用“严禁”。

2)严格,在正常情况下均应这样做的用词:

正面词采用“应”,反面词采用“不应”或“不得”。

以此类推,《通知》用“应当”而不是“必须”,一则让人进一步对于其底气是否充足引发遐想,二则说明了《通知》的强制性的限度。

三、操作系统软件提供者应采取积极措施,支持计算机生产企业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通过制定预装软件价格和服务条款,使计算机生产、销售企业能够以优惠的价格和良好的服务获得授权。

这一段我看是反戈一击:你不是要我装正版操作系统吗?可以,但你的价格不能太贵。当然,这里用的也是“应”,还是限定了反击的程度。

四、进口计算机需向信息产业部提供与其进口计算机数量相符合的正版操作系统软件的授权文件。
五、计算机生产者和操作系统软件提供者须于每年2月底之前向信息产业部报送上年度计算机销售数量、操作系统软件的预装数量。不按时上报、虚假上报和拒不上报的,信息产业部将责令其限期补报或改正,情节严重的向社会公布。

这两条规定了计算机厂商的申报义务。如果不按要求上报数据,处理措施不过是限期补报或改正,至多向社会公布而已,似乎没有别的处罚。

六、任何单位和个人可向版权主管部门、信息产业主管部门、商业主管部门举报预装盗版软件的行为,版权主管部门依法予以查处。
七、计算机行业协会、软件行业协会等中介机构要加强行业自律和宣传,积极倡导和督促计算机生产者、销售者和有关软件企业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切实做好正版软件保护工作。

六、七条纯属官样文章,没什么可说的。

最让人欣慰的是,整个《通知》里面只提到“正版操作系统软件”,但并没有限定要用哪一种。因此,装Windows符合要求,装Linux、BSD之类也不违反规定,甚至只装个FreeDOS也应该能够过关。

所以,《通知》的出台真的是微软公关或者美国施压的结果吗?我更相信它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的又一智慧结晶。

用co.mments跟踪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