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Android生态系统如何威胁到iPhone

Posted: 五月 18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 1 Comment »

最近在找合用的翻译辅助软件。在试用OmegaT的同时,翻译了连线杂志的这篇文章。下一次会试用Google翻译工具包。

Android生态系统如何威胁到iPhone

原文链接

作者: 弗雷德·沃格斯丹

《连线》2011年5月刊

安迪·鲁宾需要一个热销产品。那是2009年一月,他参与创建的称为Android的小型创业公司,已经被Google收购3年了。

鲁宾为手机开发了一个精巧的操作系统,用户可以用来上网、发电邮、播放音乐,还能安装应用软件。他曾希望Google的资金和实力有助于使Android在迅速发展的智能手机产业中成为一股重要势力。然而,Android的表现让人失望。尽管媒体宣传酝酿了数月,由HTC生产的、用于T-mobile网络的第一部采用Android系统的电话G1,推出后只有不太热心的评论,销售情况也不温不火。鲁宾曾试图找到一个更大的、愿意与Android合作的无线运营商。他和他的团队,包括Android共同创始人里奇·迈尼尔和尼克·西尔斯,花了一年时间游说Verizon公司这一更好的合作伙伴,但没有成功。然后,出现了Android的最大竞争对手——iPhone。2007年甫一上市,它立即引领了商业和文化的热潮。除非鲁宾尽快用一款突破性的Android手机迎头赶上,他恐怕只能将整个产业拱手相让给斯蒂夫·乔布斯。

鲁宾非常幸运,正好桑杰·贾阿也一样身处险境。贾阿是摩托罗拉新任的联合首席运营官,已经与鲁宾磋商了好几个月,希望说服鲁宾同意摩托罗拉生产下一部Android手机。虽说曾是世界移动设备的霸主,摩托罗拉自从Razr手机之后再没有获得大的成功,而那已是2004年的事了。贾阿在2008年8月受聘重建摩托罗拉的手机业务。他采用了孤注一掷的策略,解雇了几千人,把摩托罗拉的未来押宝到他开发出一款热门Android手机的能力上。

如今,贾阿来Google总部展示他的设计,不过它并不吸引人。贾阿承诺开发一部比其他智能手机更快的设备。他说新手机的触摸屏会比iPhone的分辨率更高。他还说新手机会有全键盘,针对不喜欢iPhone虚拟键盘的用户。他承诺说新手机会轻薄时尚,美观上比iPhone毫不逊色。还有,基于他与Verizon的长期合作,他提供了与这一当时全国第二大无线运营商的合作可能性。实际上,摩托罗拉已经与Verizon讨论过共同开发一款智能手机。“当时我们都被鼓动了。”参加那次会议的Hiroshi Lockheimer说。他是鲁宾的主要助手之一。“我想当时我们同意了。”

然而乐观情绪几个月后烟消云散。2009年春天,第一台原型机来到了Android办公室。在鲁宾看来,它们根本不像贾阿演示过的设计。确切地说,它们难看得要死。从生产商的草图到最终的原型机确实总会有一些差距,只是鲁宾和他的团队那么信任贾阿,本指望他能拿出一台跟他的表述更为接近的手机。失望的情绪弥漫。“那简直就是一件凶器。它又锋利又不顺溜,遍体都是硬朗的线条。看起来它的边缘能伤了你自己。”某个看过原型机的人如是说。“我们非常关注。进行了无数对话,‘这真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吗?我们该不该让摩托罗拉收手?’”

取消计划的提议呼之欲出。紧跟令人失望的G1之后的又一个哑炮,会让公众更加巩固Android失败的印象。同意作为这款手机独家运营商的Verizon高层也会很难堪。他们仍在为错过iPhone而煎熬。苹果选择了AT&T,与之签订了独家合同,为之带来了数百万新用户。再一次失败很可能意味着摩托罗拉的完蛋,而正是它发明了移动电话。“它承载了太多东西”鲁宾说,“我的事业都押在这儿了。”

一种末日感笼罩着整个夏季。Google的工程师担心电话没有销路,但仍在放弃周末和假日休息开发软件。贾阿几乎每天都与Verizon的首席营销官约翰·斯垂顿通话,设法在不必完全重新设计电子元件的前提下微调设计。他们的最终期限是11月。

而这部电话还没有起名。与Verizon长期合作的麦肯广告提了一堆名字,其中之一是“炸药”,但没什么人喜欢。直到劳工节(译注:9月第一个星期一)它还是用开发代号:Shoals。忧心忡忡的斯垂顿找到了麦格理-博文,一家新晋但以不守常规著称的广告公司。“我们跟他们说有一个星期时间。”一个参加了讨论的人说。“过了几天,那个公司的合作创始人戈登·博文来了,他说:‘我说Droid你们会想到什么?’”

回过头看,广告公司做的其实很简单:通过把它标榜成“反iPhone”的营销手段,把电话具有威胁性的外观变成它最大的资产。iPhone光滑而精细,所以他们强调Droid的粗犷和好用。iPhone的软硬件都难以企及,所以这部手机的推广重点是“可玩性”。博文对管理层说:“假如电影黑鹰坠落里要出现一部手机,它看起来就该是Droid。”

几个星期之后,2009年10月上旬,Verizon和这家新广告公司向200名Android员工展示了Droid广告。广告之一是隐形轰炸机把电话空投到农场、树林和路边。另一个广告攻击iPhone是“数码白痴的选美冠军”。第三个广告列举了Droid做得到而iPhone做不到的事例。演示完毕,房间里掌声雷动。Android团队曾经士气低落,但“当他们决定全力攻击iPhone时,我们就像要去开仗了,我们觉得非常兴奋。”一个Android员工说。

显然,就算你不在Google工作也会喜欢这些广告。当Droid按计划推出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头三个月的销量超出了第一代iPhone最初三个月的销量。摩托罗拉开始了华丽转身。目前,拜Droid之赐,它再度盈利了。Verizon公司开始赢得更多的新用户,还改善了与苹果的谈判地位。不到两年后,当他们两家公司推出Verizon版iPhone时,Verizon从苹果公司得到比AT&T更好的条件。

最重要的是,Droid挡住了苹果一统智能手机天下的步伐。事实上,在某些方面它超越了竞争对手,2010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23%,新的统计数据更高,而iPhone是16%。(平均来说,在2010年Symbian的智能手机仍然占38%,而黑莓操作系统占16%,但均呈大幅下降的趋势。)用户每一天激活超过30万个新的Android设备;相比之下,截至10月,iPhone、iPad和iPod touch合计每天的激活量约为275,000。就算斯蒂夫·乔布斯也开始抓狂。去年10月,他在一个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大声叫嚷出他所认为的Android的缺陷。

竞争只会更加激烈。Android不只是使用了不同的运营商,有不同厂家,以及与iPhone不同的软件,它代表了整个移动行业的另一种前景。苹果在iPhone施加完全控制。它设定了硬件。它设计了操作系统。它进行营销活动。它掌控并为App Store制定政策,拒绝其认为可能冒犯或威胁到自身业务的程序。(苹果已经拒绝的(至少是暂时性的)程序的简要例子:Google语音,iBoobs,以及普利策奖得主马克·菲奥雷的政治漫画。)

相比之下,Android以不加控制为傲。它为有需要的任何人免费提供操作系统。但制造商如果想让手机访问电子市场或运行优化版本的Google应用程序,必须把手机提交测试。应用程序添加到电子市场之前,Android不会审查,只有当用户投诉才会被撤下,制造商可以在他们的手机上修改操作系统的外观和感觉,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不光是手机。移动设备正迅速成为我们的主要电脑。在去年第四季度,智能手机的销量超过了个人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例如iPad和摩托罗拉Xoom这类新的Android设备,被广泛认为有可能取代个人电脑。这种分裂局面让人想起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PC平台之争,只是现在苹果是与Google而不是与微软竞争。用户组成了不同阵营,自我标榜为iPhone或Android拥趸,正如电脑用户宣称自己是Mac或PC拥趸一样。就像PC产业形成之时,这种对立的最终结果将塑造计算技术的未来。

在他位于Google园区44号楼的办公室大堂下面的一间会议室里,安迪·鲁宾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按了几个键。显示器上显出一幅世界地图,灰色是海洋、黑色是陆地。他开始播放反映Android激活状况的时间记录,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每一部Android手机被激活时,一个淡蓝色的像素就会出现。

头25秒对应于T-Mobile G1的发布,只有很少的亮点,几乎觉察不到。“欧洲看起来相当不错,可能比美国好,”鲁宾说。又过了几秒钟。“这是Droid”他说,开始微笑。一瞬间,地图上的美国部分从黑色变成脉动的蓝色。15秒钟后,由于另一部热门手机——三星的Galaxy S,韩国、日本和欧洲也同样亮了起来。

和大多数工程师一样,鲁宾通常轻声细语。但是,这景象似乎让他激昂。随着他的讲述,他的语速加快,声音更加响亮。他指出韩国和日本为Galaxy而疯狂。

你不能责怪他沾沾自喜,特别是考虑到他所克服的障碍,其中许多是由他自己的老板造成的。当鲁宾和他的团队试图与Verizon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时,Google的高层管理人员似乎想用自己的方式去对抗运营商。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和埃里克·施密特谈到有必要推翻运营商的商业模式。Verizon和其他传统电信运营商对他们支持的每一部电话施加完全的控制,指定产品特性及制造商可以安装的软件,以此限制电话的功能并减少网络带宽的需求。在Google这家宣称践行信息公开交换的公司看来,无线运营商都是压制创新的利益团体。

从运营商的角度看,Google任性傲慢,充满威胁。当2007年Google参与竞买Verizon想要的频段时,双方的敌意达到了顶点。Google管理层从来没有真的想买到那个频段,他们只是想把投标价格推高,从而使最终买家必须承担FCC的某些要求。由于Google的行动,Verizon这个最终的获胜者之一,不得不允许其他设备可以用在它的频段中。在竞价那段时间,Verizon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伊万·赛登伯格对作家肯·奥勒塔说Google在冒“吵醒一群熊”——强大的无线电话运营商——的危险,他们会“冲出树林,打他个屁滚尿流”。

iPhone改变了这一切,让Google和Verizon都认识到他们相互并非仇敌。Google看来,iPhone特别是iPhone 3G及App Store的巨大成功,对于Android的未来是一个威胁。如果鲁宾不加快步伐,苹果可能很快就吸引到足够的用户,使它的平台无人能与之竞争。Verizon也得到类似的结论。显然,运营商再也不能限制用户如何使用手机,如果Verizon想要竞争,它必须提供一种同样自由且功能丰富的智能手机。据说Verizon曾在2007年花了大约6500万美元推广LG Voyager手机,在2008年花了大约7500万美元推黑莓Storm。然而,哪一种都比不上iPhone的功能强大和灵活性,而且两者的口碑和盈利都令人失望。“我们需要参与到游戏里去,”斯垂顿说。“我们也意识到,想要与iPhone竞争,不能只靠我们自己。”

两家公司慢慢地相互了解了。在Google竞标成为Verizon的优选搜索引擎失败之后,斯垂顿和施密特会了一面。斯垂顿对施密特的通情达理印象深刻。他一点也不像那个公众印象中四处放炮的人。施密特也接受了Verizon开放手机和网络的看似真挚的承诺。同时,Verizon的工程师们也对Android青睐有加。他们已经仔细研究了市面上的每一种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也试过自己开发,结论是Android是最好的。大多数的操作系统设计时都是让手机成为桌面电脑的附庸。但从一开始设计,Android就假定总有一天人们都会把智能手机当作最主要的互联网设备。

最后,两家公司同意合作并敲定了一个独特的收入分成协议。Google在新手机上销售应用程序及移动广告。作为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交换,Verizon将从上述两种收入中提成。这可比AT&T从苹果得到的条件大方多了。用户下载了数十亿计的iPhone应用程序,但运营商一个子儿也分不到。假如Google的移动广告业务能够接近其在线广告的成功,有朝一日即使其中的很小一部分也将意味着上十亿美元的年收入。

现在,这个协议已经成为Android与所有主要运营商合作关系的样板,从根本上改变了无线产业。iPhone也具有革命性,但它没有改变一种潜在的波澜:制造商想提供功能最全面、强大的手机,而运营商提供的支持这些功能的带宽却非常昂贵,导致两者争吵不休。这已经造成苹果与运营合作伙伴的冲突,特别是与AT&T。苹果想用户能全面享受iPhone功能,而运营商得在本已不堪重负的网络上追加数十亿计的投资来满足这种需求。Android终于改写了这个场景。由于运营商能在应用程序的销售和广告收入中分一杯羹,所以用户上网浏览或下载应用程序时,运营商就在挣钱。此时,软件开发商、制造商、运营商和用户的利益统一起来了。

鲁宾不愿意被与比尔·盖茨相比。这并不奇怪。Google一直自认是“反微软”的。然而,在鲁宾对移动市场的看法中,有似曾相识的东西。把个人电脑看作单一的需要精益求精达致完美的机器,这是苹果对待麦金塔电脑以及如今很有争议的对待iPhone和iPad的做法,盖茨不这么看,他认为个人电脑应该是一个类型的设备,它们需要共同的软件平台。开发人员不必面对上千种不同的机器,只需针对Windows写一次程序,就可以在每一台个人电脑上运行,不管是谁造的。这种广泛传播的可能性使得程序员宁可花费更多时间为微软而非苹果的操作系统写程序。最终,平台效应的赢家通吃法则生效了——Windows机器能运行大量的程序,吸引了大量用户,又进一步导致开发人员忽略其他平台。

鲁宾希望同样的市场推动力也能发挥在Android身上。通过让所有制造商都免费使用他的操作系统,鲁宾希望催生出数以千计的Android设备。单一产品不一定能像iPhone这么成功,但合起来会有更加庞大的用户群,从而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会觉得这个市场更有吸引力。这个战略已经帮助Android赶上领先了两年的苹果。从2007年以来,苹果iOS已经安装到1.6亿台设备。Android仅在2010年的安装量就有这个数字的42%。现在有27个制造商为169个运营商提供Android设备,应用程序超过15万个。

然而,历史并不会完全重复。上一代操作系统之争时,就算为一个平台写软件也不容易,更别提两个了,开发人员被逼在Mac和PC上挑一个,还得要快。现如今,用户友好的软件开发工具使得大量编制应用程序容易得多。换句话说,软件公司并不觉得非得要站在哪一边。

而且,相比过往的个人电脑产业,乔布斯对移动产业也许更为适应。20年前的实践表明,这位苹果CEO对美学的孜孜以求和精确打造的用户体验并非最好的商业策略。个人电脑的多数用户是企业,它们根本不在乎机器的外观以及对用户多么友好——IT人员就是干这个的。但在今天,公司不买智能手机,是用户个人在买。而大家都不想买又丑又难用的手机,再便宜也不干。他们要求设计讨喜、界面迷人,这一点上谁也不如苹果做得好。

同时,不管市面上已经有了多少Android手机,开发人员早期对Android的热情无法持续,除非更加有利可图。根据最新的估算,iTunes应用软件销售额已有大约30亿美元。Android应用程序仅仅超过1亿美元。这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用户对苹果精心照管模式的赞同。苹果监管进入App Store的每个程序,对其中的佼佼者在广告和主页上推广,以帮助用户找到他们可能想要的程序。相比之下,Android电子市场难于浏览,而且充斥着只能在特定手机上用的程序。这正是Android来者不拒政策的缺陷。(Amazon.com已经发布了自己的Android软件市场,也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苹果也在积极地阻止Android的蔓延。三月,Verizon开始提供iPhone,让苹果可以获得数百万的新用户。苹果也在平板电脑之战中占据了主导的领先地位。首批Android平板面世之际,苹果发布了第二代iPad。摩托罗拉的Xoom被公认为是iPad的第一个真正的竞争者,还只是第一部运行为平板电脑优化的Honeycomb版Android系统的平板电脑。

目前,消费者对移动设备的无厌追求让iPhone和Android得以共存。第四季度智能电话的销售量比上年几乎翻倍,达到1.01亿部,平板电脑今年的销售增长量预计超过3倍。但一旦市场饱和,比如说3至5年后,销量将会放慢。届时增长的机会就要靠挖对方墙角了。拥有最多、最忠实用户的公司才可能赢这一仗,这正是苹果和Google都在争取实现的。但是千万不要出错,因为在技术领域司空见惯的是,只有一个平台能占据优势。


试用三款手机地图

Posted: 三月 15th, 2009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2 Comments »

前几天出差,4天之内转了北京、南京、上海并回到广州。在北京的时候,有幸对大裤衩的北配楼匆匆一瞥,确实是惨不忍睹。依我看,如果这场大火能让消防规范对外墙保温材料也作出防火要求,也算没有白烧。

出差前,刚刚买了一个蓝牙gps模块,正好趁出差的机会到各地实测一番。我的手机里安装了几种地图软件:诺基亚地图,谷歌地图,还有一个迷你地图。这三种地图的共同特点一是都需要手机访问网络,二是都支持gps功能,包括手机内置的和外接的。

诺基亚地图是Nokia为其手机提供的增值服务,必须有gps才能使用。对非内置gps功能的手机,启动程序之后会询问用户是否打开蓝牙寻找外接gps设备。它的主要缺点是下载地图需要手机通过 cmnet 上网,而且下载速度很慢,如果在车上使用,基本没有实用性。Nokia 在网站上提供了 Nokia Map Loader 程序,让用户可以将地图事先安装到手机中,以节省手机的网络流量。由于我的手机存储卡比较小,我没有装上地图,估计装上之后会好用很多。但地图上的标示可能是英文或汉语拼音,用起来不太直观。

谷歌地图大家都很熟悉了,它的特点是支持手机基站定位,没有gps时也能大致确定自己的位置。另外,可以通过其菜单的“选项/工具/gps定位”与gps设备连接。gps 启动后,当前位置显示为小蓝点,还有一个指向前进方向的三角箭头,屏幕顶端则会显示可用卫星数目。谷歌地图不提供离线地图,既是它的优点也是缺点。好处是地图总是以服务器上的为准,不需要用户操心更新的问题,也不占用手机的存储卡;坏处则是受手机数据网络的影响,网络状况不好时,等它下载地图能把人急死,而且数据流量也比较大。我在上海时就发现谷歌地图数据下载非常慢,无论是用 cmwap 还是 cmnet 都如此,回到广州之后就好很多。

迷你地图是Mapabc的产品(谷歌地图用的也是Mapabc的数据)。相比谷歌地图,它不支持手机基站定位,也没有卫星视图。但它的突出好处是支持离线地图,网站上有分省、市、地区的地图,可以按需求单独下载到手机中,大大节省了数据流量。就算要连网,选择 cmwap 连接即可,速度也比较快。迷你地图的gps功能在“主菜单/工具箱/gps”中,有“查看gps状态”、“跟踪gps位置”的功能。“查看gps状态”能显示卫星数量、海拔高度、速度、方向等信息,相当全面。“跟踪gps位置”则能在地图上显示出运动轨迹,可惜的是无法储存轨迹。

实地试用三款地图,诺基亚地图因地图下载过慢,几乎没法用。谷歌地图和迷你地图的定位都比较准确,地图数据基本一致,但迷你地图的数据下载更快(我没有事先安装地图)。迷你地图的离线地图功能以及更详尽的gps状态显示,是它胜过谷歌地图的地方,因此成为我的首选,谷歌地图则沦为后备。

最后提一下,我买的蓝牙 gps 模块打着MSI(微星)的牌子,采用SiRF III芯片,据说是Holux(长天)代工的。


山寨手机输入法

Posted: 十一月 27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3 Comments »

这些天在我的新手机上先后试了三款手机拼音输入法:搜狗、A4和点讯。感觉上大同小异,功能上各有千秋。搜狗的资历最浅,没有后两者都具备的智能英文输入功能,输入英文单词比较麻烦。A4和点讯在功能上非常接近,但点讯提供了双拼输入,能大大提高qwerty键盘手机的输入效率。关于它们三者在功能上的横向比较可以看这里

我想说的并不是它们的功能比较,而是在安装过程中的体会。搜狗的安装最为简单,网站上提供了官方签名的版本,下载之后装上就能用。A4分了好几种版本,官方签名的是13权限的版本,只能用在短信、通讯录等有限的地方,高权限的版本是没有官方签名的,需要到论坛里下载。其中17权限版需要用户自签名,19权限版则要向它提供IMEI串号,由它代为签名后才能下载。点讯干脆没有提供官方签名版,只有需要自签名的17权限版和提供串号才能申请下载的19权限版,也是在论坛里提供下载链接。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S60v3手机操作系统的权限管理限制,但是软件开发厂商应该能够申请到安全证书对自己开发的软件进行签名,从而省掉用户自己想办法签名的大麻烦。A4与点讯的开发公司却没这么做,按照我twitter上的好友kcome的说法:“只能说明这个厂商太山寨了~~ 或者不舍的花钱(根本就是小钱,几千块全部搞定),不舍的跟nokia套关系~~”。

这些输入法都是免费使用的,也许我不该抱怨什么。可是,同样是免费,搜狗却给了用户很大的便利。仅从这一点上说,一旦搜狗的功能跟上来了,大家还会去忍受下载A4、点讯的麻烦吗?


1元的智能手机

Posted: 十一月 15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5 Comments »

移动搞优惠,预存话费+1元换了一部诺基亚6122c手机。这是我用的第二部Nokia手机,上一次是6100,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相比之前用的Moto A1200,在外形上6122c长一点、窄一点,重量也轻一些。屏幕分辨率与A1200一样,都是240×320,但尺寸要小一些,只有2英寸。最大的不同在于两者的操作系统,A1200用的是小众化的Linux,而6122c是Nokia的看家功夫Symbian S60系列。

在我手上,手机的功用除了打电话之外,更多的是作为上网工具,对那些听歌、看视频之类的功能倒不是很在意。手机一到手,我首先装上的是谷歌地图移动版,想看看手机定位功能能否实现(在A1200上不支持),结果让我很满意,离我的实际位置大概只有几十米的差距。大概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喜欢上了6122c,再加上它对EDGE的支持(A1200不支持),我决定抛弃忠心耿耿跟了我两年多的A1200。

用了新手机几天,最大的感触是S60平台应用软件的丰富,基本上我想要而手机本身缺乏的功能都能找到相应的软件来弥补,感觉就像firefox的扩展一样。在这一点上,Moto的Linux平台就差得远了。尽管Moto采用了开源的Linux,但其对第三方开发的支持和鼓励与Nokia相比似乎远远不及,因而其手机软件的数量与S60平台根本无法相比,能拿得出手的精品更是寥寥可数。如此看来,在手机领域,Linux平台的开放性似乎没占上什么便宜,由于其普及性还远远不够,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远未形成,不知道风头甚劲的Google Android能否带来什么改变。

客观地说,A1200与6122c相比也并不全然处于下风,在响应速度上还是A1200比较快,而6122c运行java程序常常有1、2秒的反应滞后,可见A1200推出虽说近3年,但在硬件性能上却并不显得落伍。另外,6122c的电池容量实在小了一些,只能撑不到2天。只好准备多买一块电池。


Google禁止MGMaps使用地图数据

Posted: 八月 1st,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No Comments »

我曾经介绍过两个在手机上使用Google地图的程序:j2memap和Mobile GMaps(MGMaps)。相对于Google自己的mobile edition,这两个程序还有支持GPS、支持多种地图(MS,Yahoo…)等增强功能。

然而好景不长,MGmaps的作者Cristian Streng接到Google的通知,要求他从程序中取消对Google地图的支持。Google的理由是MGMaps未经授权直接使用了Google地图的数据,属于衍生作品,违反了Google的授权协议。Google表示正确的使用方式是使用Google提供的API,而不是直接采用其数据。此外,MGmaps还有侵犯Google商标的嫌疑。

Cristian对于Google的决定表示遗憾,并认为Google的创新精神正在消失。在与一些用户的讨论中,Cristian表示Google的API基于javascript,只能用于web程序,手机无法使用。他将对程序功能进行调整,但程序的名字不会改变,因为GMaps并非Google的注册商标。

由MGMaps的遭遇,我想到j2memap。既然非web程序无法使用Google的API,j2memap恐怕也是直接使用其地图数据。这么说,Google的律师信是不是也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