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软件的网络外部性

Posted: 七月 14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2 Comments »

很多通讯工具都有网络外部性的特点。所谓网络外部性的意思是(抄来的):当一种产品对用户的价值随着采用相同的产品或可兼容产品的用户增加而增大时,就出现了网络外部性。网络用户所得到的价值包括产品本身所具有的那部分价值(自有价值)和当新的用户加入网络时,老用户从中获得的额外价值(协同价值)。

把这个概念用到IM软件上,可以这么理解:由于大多数IM软件之间没有互联互通,当一个用户选择IM软件的时候,他不仅看这个软件自身的功能,他还尤其看重他准备与之发生联系的人是不是在用。假如他的联系人多数在用QQ,他就会很自然地选择QQ,而且以后他还会介绍新朋友选择QQ。这样在用户和QQ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协同效应,QQ的市场占有率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形成IM软件网络外部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就在于它们之间没有互联互通,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QQ打死也不肯开放协议,并且严厉打击非官方的客户端,因为它可以利用网络外部性而获取最大的利益。

挑战具有网络外部性优势的产品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对于网络中的用户来说,网络所提供的协同价值已经大大超出了产品的自有价值。IM软件没有互联互通,意味着QQ用户对产品没有其它的选择,尽管用户对腾讯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满,但放弃腾讯等于放弃一个长期形成的关系网络,这种代价很多用户是难以承受的。

尽管一个新的IM软件可以抓住QQ在产品功能、服务等方面的薄弱环节,在局部市场上夺取一定的市场份额甚至占据优势,例如在办公环境中MSN相对于QQ的优势地位,但是对于优势产品的全面挑战仍然有极大的难度,新产品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并不在于产品是不是更好,而在于能否打破对手的网络外部性优势。所以,lava-lava就算具备许多强于QQ的功能,但我觉得它的胜算仍然不大。

既然IM软件网络外部性形成的关键因素是没有互联互通,那么MSN和雅虎通目前互联互通的测试,就是重新定义游戏规则的一个战略手段。互联互通的意义在于定义一个新的即时通讯平台,所有的厂商可以在统一的通信协议的基础上展开真正的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竞争,这对于新晋的中小厂商未免不是一个机会。当这个新的平台越来越大、用户越来越多,它就可能形成自己的网络外部性优势,并对原先占优势的用户群体进行蚕食。或许会有这么一天,腾讯要问自己:通还是不通?这是个问题。


流氓软件的囚徒困境

Posted: 七月 11th, 2006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9 Comments »

囚徒困境是博弈论最经典的案例之一,流氓软件则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两样东西很多人已经非常熟悉,不必我在这里罗嗦。把它们俩摆在一起,因为流氓软件的局面就是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

假设只有两家公司A和B,如果公平竞争、不耍流氓,每个公司可以占有50%的市场份额;如果一公司耍流氓、另一个不耍,前者可以占到70%份额,后者只有30%;如果两个都耍流氓,大家势均力敌,仍是各占50%份额。耍流氓的另一个后果是公司的声誉受损,遭受唾骂。如此,可以做出下面的博弈(限于html的排版能力,不太标准):

  B:耍流氓 B:不耍流氓
A:耍流氓 各50%市场,都受唾骂 A-70%市场,受唾骂
B-30%市场
A:不耍流氓 A-30%市场
B-70%市场,受唾骂
各50%市场

从上面的表可以看出,无论对于A或B来说,谁不耍流氓谁就吃亏,耍流氓的后果只是受到唾骂,不耍流氓则会丢失市场份额,所以两者的优势策略都是耍流氓。推而广之,可以说明为什么市面上流氓呈前赴后继之势越来越多,因为在这种形势下每个参与者的优势策略都是耍流氓。

从表中还可以看出,一旦大家都耍流氓,竞争又回到均势。假如用户清除流氓软件,均势就可能被打破,存活率高的流氓软件将获得竞争优势。于是,耍流氓的手段必须开始军备竞赛,一方面要让用户越来越容易被感染,同时也要越来越难以被清除。

囚徒困境所以成立,关键在于耍流氓的不利后果只是“受唾骂”,而这在商业信用普遍缺失、声誉并非至关重要的当下,声誉的损失远远不及占领市场所带来的收益,因而不足以遏制耍流氓的冲动。如果商业环境不改变,指望各家公司不耍流氓,只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同样的道理,Google宣称“不作恶”并不一定意味着它道德高尚,而是在它所处的商业环境中,它难以承受作恶的代价。

要打破这个囚徒困境,必须改变博弈中的支付。假如政府有一个法令,规定凡是发布流氓软件的公司都必须关闭,也就是说耍流氓的得益为零甚至是负数,那么在博弈中,“不耍流氓”就会变成优势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