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traVPN,又一个免费的vpn服务

Posted: 六月 16th, 2009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2 Comments »

UltraVPN是一个由社区维护的免费vpn服务,从域名看起来服务器位于法国。与Alonweb类似,UltraVPN也是基于OpenVPN,所以理论上Linux用户用起来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的是,UltraVPN 网站只提供了Windows 和 Mac OS 的客户端,并没有像 Alonweb 那样提供Linux适用的配置文件和证书的下载,所以若是想用上它,还得费点儿小小的周折。其实,UltraVPN的配置文件在其Windows客户端的安装目录中是可以找到的(我想Mac也是一样吧),就是config文件夹中的两个文件,那个.ovpn就是配置文件,而.crt就是证书了。把它们直接拿到Linux系统中就可以用了。为方便起见,我把它们改名为ultravpn.confultravpn.crt,放在这里供各位同好下载。

建立连接所用的命令与使用 Alonweb 是类似的:

#openvpn --config ultravpn.conf --ca ultravpn.crt


alonweb,适合Linux的免费vpn

Posted: 五月 24th, 2009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5 Comments »

随着春夏之交的到来,那个不可言说的日子越来越近,gfw的高墙似乎越筑越高。在这样的日子里,多一种翻墙工具总是好的。除了在线代理、tor之外,vpn似乎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很多Windows用户熟悉的vpn软件是hotspot shield,这个软件能在Windows和Mac OS上运行,可惜没有Linux版。免费的vpn本来就难找,而且这些服务提供的客户端软件多数只考虑了Windows用户,连Mac用户都不一定被照顾到,何况Linux用户了。所以,当我发现了alonweb这个基于openvpn的免费vpn服务时,真是喜出望外。

对Linux用户,alonweb实在是太友好了。它基于openvpn,许多发行版中都包括这个软件包。如果Linux系统中已经有了openvpn,用户要做的不过是在alonweb注册一个帐号,然后下载它提供的openvpn配置文件和认证证书,接着就可以启动openvpn了。我用的命令是:

# /usr/sbin/openvpn --config alonweb.conf --ca alonweb.crt

其中 alonweb.conf 和 alonweb.crt 分别是 alonweb 提供的配置文件和认证证书,必要时需要输入完整路径,确保openvpn能找到它们。程序启动后会提示输入你在alonweb注册的帐号和密码,然后你就在墙上打开了一个洞口,可以安全地浏览了。

我第一次启动openvpn时遇到一个错误:Note: Cannot open TUN/TAP dev /dev/net/tun: No such device (errno=19) 。万能的google神告诉我,要 modprobe tun,于是就 modprobe tun,……,事就这样成了。


翻译:Digg,维基百科以及Web 2.0民主的迷思

Posted: 二月 26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4 Comments »

原文:The wisdom of the chaperones 同步发表于译言的译文

成为一个讨厌维基百科的人越来越困难了。这部由用户创建和编辑(贡献者根本不需要注册)的在线百科全书,根据Nature杂志的研究结论,竟然在准确性上打败了与《大英百科全书》不相上下,而且在条目数量上大大超出。尽管人们已经接受了维基百科是一种善的力量,然而关于究竟是什么因素成就了维基百科还存在着很大的误解。维基百科确实显示了在线社区的创造潜力,但若认为它的成功归因于在线群众的智慧则是一个错误。

维基百科和Digg这类社会性媒体网站被当作网络民主的闪亮实例,数以百万计的网络用户充当了作者、编辑和投票人的角色创建了它们。现实则是,只有一小撮人操控着局势。根据Palo Alto研究者,1%的维基百科用户承担了接近一半的编辑任务。维基网站上还设置了由一群忠实用户组成的小团体监控的机器人程序来使格式标准化、防止恶意破坏以及杜绝用脏话充斥网站的坏蛋。这可不是群众的智慧,这是守护者的智慧。

Digg.com同样显示了Web 2.0的非民主基础。Digg是一个社会性书签网站,人们提交文章及对他人提交的内容评分,最受欢迎的链接被推到网站首页。网站的创建者从不讳言他们采用 了一种“秘方”──一个经常调整的秘密算法──来决定将哪些内容被推到首页。这个算法曾经看起来偏向于最活跃的参与者。去年,头100名发掘者 (Digger)提交了44%的头条文章,2006年的数据则是56%。

由此难免得出这样的结论:Digg,一个号称由大众决定内容的价值的网站,主要是由100个人在运行。这些成员的影响在上个月尤其明显。当Digg 调整了它的“秘方”,顶尖的贡献者注意到了影响力的减弱,他们提交的内容成为头条的机会少了。这些超级发掘者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抱怨此事并声言要杯葛网 站。Digg管理层说,算法的调整是为了为网站提供更加多种多样的内容,他们呼吁这些顶尖贡献者要有耐心(目前正处于不稳定的休战状态)。结论是: Digg的高层们相信,尽管网站想成为广大社区的产物,但如果有那么一丁点儿用户不再参与,网站就没法顺利运行。

在Digg和维基百科,少部分用户拥有特别大的权威。以维基百科为例,这种权威既是自然形成的也源于制度。少部分非常活跃的用户写作了大部分网站内 容,同时还有选举出来的网站管理员,他们有权保护网页、屏蔽捣乱用户的IP地址,以及用其他手段来规管维基百科的运营。在Digg那里,活跃用户对网站上 发生的事情更有发言权(尽管一直有谣言说网站有些“秘密管理员”负责删除内容)。但是官方的说法是,虽然网站的算法看起来偏爱投入的用户,但没有人有权单 方面删除帖子。

虽然两个网站像寡头政治那样有效运行,在一个重要的层面上他们还是民主的。Digg和维基百科的精英用户并不是由机构的董事会选出或源自神授。他们 是参与最多的用户。Web 2.0人人参与的文化只不过是个童话,网站整体运营规模上的直接民主是不可行的。更奇怪的是,人们注意到这些网站似乎同样有它们设法取代的老一派机构的层 级架构。

对于研究者和技术爱好者,社会性媒体网站这种头重脚轻(top-heavy)的结构并不新鲜。维基百科的创建者之一Jimmy Wales坦承他期望过“80-20”法则,即一个系统里20%的人控制了80%的资源,但事实上低估了头重脚轻的状况。Palo Alto研究中心的纪怀新(就 是他发现了1%的维基人创作了一半的内容)告诉我他最初假设网站上最有活力的编辑者起监护人的作用。他猜测这些用户主要是在人们提供了大量的百科条目之后 做一些整理。事实上,他发现的却是相反的情况。做了10000次以上编辑的人添加的内容两倍于他们所删除掉的。作为对比,做了少于100次编辑的才是删除 内容比添加内容多的人。看起来似乎是,少部分人在写文章,而使用频率更低的用户承担了改错和校对的任务。

这并不是Digg和维基百科所想倡导的那种“人们一起工作”的场景。当然,维基百科需要一定程度的管理,否则网站仅应付对乔治·W·布什页面内容的 添加、删除就不堪重负了。但这解释不了网站页面上的这种现象,即1%的贡献者主导了创作。难道运作一个开放的网站必然产生这种现象吗?或者是否可能在不给 予精英用户和“神秘酱汁”太多权力的情况下建立一个高质量的、用户产生内容的场所呢?

技术博客Slashdot的仲裁系统也许是网络中间路线的最好例证。Slashdot,在采用读者提交的链接的同时,赋予活跃用户有限的权力来规管 其他用户的评论和贡献的内容。与维基百科要求很小部分核心管理者的超常投入相比,Slashdot的做法使得成为管理者大为容易。向大量用户赋予少量的责 任,实践证明对于消除评论中的争执诱饵和论战(flame war)是行之有效的。同时,每一个管理者拥有的权力都很小,网站的管理层对于哪些内容能成为头条仍然保持着控制权。“这种事情与乌托邦理想相距甚远”, (Slashdot的)创建者Rob Malda(别名CmdrTaco)说,“Slashdot上经常会有‘微软又做了件坏事’这类文章。如果我把整个网站都放任由社区来运作,我们还会有多 得多(的这类文章)。但我不想让Slashdot成为‘微软真差劲’的网站,这些内容只不过是很多主题之一。”

另一种强制模式来自Helium.com, 它是一个类似维基百科的文章和社论储存库。其缔造者、硅谷老兵Mark Ranalli将网站比作资本主义版的维基百科。在Helium上,贡献者相互竞争以成为某一主题的最佳文章。一旦你写了一篇文章,你会受邀在类似主题中 选择两篇心仪的文章。要求人们评价之前先写的做法造就了一个更为稳定的系统:Helium鼓励每个人做每件事,而不是造就了一群创作者和一群苦役。

每种模式都有其不足。与维基百科不同的是,Helium的文章缺乏多来源的广泛性。尽管与其他没有监管的BBS相比比例低得多,但Slashdot 也无法完全摆脱愚蠢的评论。虽然这些网站认识到Web 2.0不是童话式的民主,但并没有转向专制,这一点仍然令人鼓舞。如果Digg和维基百科能够不再假装是由大众来驱动并开始思考约束少数人权力的方法时, 它们就能做得更好。


翻译:比免费更好

Posted: 二月 5th, 2008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 2 Comments »

原文:Better than Free ,同步发表于译言的译文

互联网就是一台拷贝机。在它的最基层,它拷贝我们上网时产生的每个动作、每个字符、每个想法。为了在互联网上由此及彼地传递信息,通信协议要求整条 信息在传送路途中被拷贝数次。IT公司从销售促成这种无休止地拷贝的设备中赚了大钱。任何一台计算机上产生的每个比特(bit)数据都会在某地被拷贝。因 此,数字经济正如流淌在拷贝的河流里。与机器时代的大批量复制不同,这些拷贝要便宜得多,它们是免费的。

我们的数字通信网络被打造成让拷贝流尽量畅通无阻。实际上,拷贝流的自由流动让我们可以把互联网想像成一个超级的配送系统,一旦产生了一个拷贝,它 将永远在网络中流动,就像超导导线中的电流。现实生活中我们已经能看到证据,一旦任何能被拷贝的东西被放到互联网上,它就会被拷贝,而且那些拷贝永远不会 消失。即使一条狗也知道,你无法铲除互联网上的东西。

这个超级配送系统已经成为我们的经济和财富的基础。对数据、想法和媒体的即时复制支撑着所有主要的经济门类,尤其是那些与出口相关的,即美国拥有竞争优势的产业。我们的财富坐落在一台大规模、不间断地进行拷贝的设施上。

起先,这种经济体系中财富的获取来自于销售宝贵的拷贝,因此免费拷贝的自由流动会逐渐破坏既定的秩序。如果复制我们最好的努力成果都不花分毫,我们如何能持续下去呢?简单地说,一个人怎么能通过销售免费拷贝来赚钱?

我有一个答案,用简单的话说就是:

当拷贝极大丰富的时候,它们就一钱不值了。
当拷贝极大丰富的时候,没法被拷贝的东西就变得稀缺和值钱。

当拷贝是免费的时候,你得卖不能被拷贝的东西才行。

那什么是不能被拷贝的?

有几样特质是不能被拷贝的。想想“信任”。信任不能被拷贝,你也买不到。信任必须通过时间来赢得。它下载不到,也不能被伪造,被仿冒(起码干不长)。如果所有别的条件都是同等的,你总是愿意和你信得过的人做生意。所以“信任”在一个拷贝泛滥的世界里是增值的无形资产。

还有几种类似于信任的特质是难以拷贝的,因此在网络经济中很有价值。我想检验它们的最好办法是不要从生产者的角度看,而是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我们可 以从用户提出的一个简单问题入手:我们为什么要花钱买可以免费得到的东西?当有人买一件本可以免费得到的东西时,他们究竟买了什么?

按照我对网络经济的研究,我发现大致有8个范畴的无形价值能让我们掏钱买本来可以免费得到的东西。

千真万确,有8种东西比免费更好。8种无法拷贝的价值。我把它们称为“生财要素”(generative)。生财要素就是一种需要被产生、成长、培 养与呵护的特质或属性。生财要素不能被拷贝、克隆、伪造、复制、仿冒或再造。它是在适当的位置,经过时间积淀而唯一生成的。在数字竞技场上,生财要素为免 费拷贝增添了价值,因而成为能卖钱的东西。

8个比免费更好的生财要素

即时享用 ── 无论你想要什么,迟早你都会得到免费拷贝。但是它一旦被发布,或者更进一步,刚被其制造者生产出来的瞬间就放到你的收件箱里,就成了一个生财之道。很多人 在首映日到电影院去看电影,他们肯花一大笔钱去看今后能通过出租或者下载而免费或近乎免费地看到的电影。精装书贵是因为它的即时性,而不是因为硬书壳。同 样商品中排在头位的经常会有溢价。作为一种可销售的特质,即时享用有多种层次,包括能获得beta版。“粉丝”(fans)被带到生成过程本身之中。 Beta版通常不值钱,因为是还没完成的产品,但它同时也有能被销售的生财要素。即时享用是相对而言的,这是其成为生财要素的原因。它必须切合产品和用 户。Blog和电影或汽车比起来时间感是不同的,但即时性在所有媒体中都能找到。

个性定制 ── 一份普通的演唱会录音可能是免费的,但如果你想要一份根据你的客厅而调校出来的完美拷贝,听起来就像在你的房间里演奏一样,你可能愿意出大价钱。一本书的 免费拷贝可以被出版商定制以反映你过往的阅读背景。你买的一部免费的电影可以按你需要的分类级别剪辑(无暴力镜头,可以讲脏话)。阿司匹林是免费的,但按 照你的DNA定制的阿司匹林会非常昂贵。正如很多人注意到,个性定制要求创作者和消费者之间、艺员和粉丝之间、生产商和用户之间的持续沟通。这是一个很深 入的生财因素,因为它是循环往复的,还很花时间。你无法拷贝由关系代表的个性化。市场营销人员称之为“粘性”,因为这意味着关系的双方被粘在(投资于)这 一生财因素之中,不情愿发生变化和重新来过。

专业解读 ── 就像一个老笑话说的:软件,免费;手册,$10,000。但这不是笑话。有些知名公司,如 Red Hat,Apache 等,就是这么赚钱的。它们为免费软件提供收费服务。代码的拷贝,仅仅是比特数据,是免费的,而且只有通过技术支持和指导才对你有价值。我怀疑许多遗传 (genetic)信息是由这种途径传递的。目前获得你自己的DNA拷贝会非常昂贵,但很快就不是这样了。事实上,不久制药公司将给你钱来得到你的基因序 列。因而你的基因序列的拷贝将是免费的,但对其含义的解读、知道能对它做些什么、知道如何应用它,也就是说你的基因的操作手册,将是昂贵的。

权威认证 ── 你或许能免费获得一份关键的应用软件,但即使你不需要操作手册,你也可能需要确认它是没有编程错误的、可靠的、有保证的。你会愿意为认证付费。我们身边有 近乎无数的Grateful Dead乐队风格的变种,从这个乐队自身处买一个权威版本将确保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或保证是该乐队演唱的。艺术家们早就为解决这个问题头疼了很久。照片 和版画这类图片在复制时,常常会有艺术家的印章(签名)来保证权威性并提升其价格。数码水印和其他的签名技术将无法作为防止拷贝的措施(记得吗,拷贝就像 超导流体?),但在对其在意的人那里,它们能提升权威性这一生财因素。

触手可得 ── 所有权是麻烦事。你需要保持你的东西整洁、持续更新,对数码材料还要备份。在这个流动的世界里,你还得一直带着它们。很多人,包括我,很乐意用订阅方式让 别人来照管这些东西。我们愿意付钱给Acme Digital Warehouse,让它照管音乐、电影或照片(我们自己的或其他摄影者的)。同理适用于书和blog。Acme备份每份东西,付钱给创作者,并按我们的 需要提供给我们。我们用电话、PDA、手提电脑或大屏幕设备随处访问到这些内容。相比于我们自己照料、备份、添加、组织这些内容(的麻烦),随着时光流 逝,能够免费获得大部分内容这件事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

虚拟成真 ── 数码拷贝的核心是没有实体。你可以得到一件作品的免费拷贝并显示在屏幕上。但也许你更想在大屏幕上看高分辨率的版本,也许还想要3D?PDF文件很好,但 有时将同样的内容印在雪白的纸上、用皮面装订起来就更美妙了。这种感觉真好。与35个其他人一起在你最喜欢的免费游戏中同处一室又是什么感觉?在虚拟成真 方面能做的几乎没有尽头。确实,对今天来说的高分辨率尽管还能吸引人买票去大剧院观赏,可能明天就能移植到家庭影院,但总会有新的、好得离谱的显示技术是 一般消费者不能拥有的,比如说激光投影、全息显示,甚至Star Trek里面模拟舱(holodesk)!任何事情的虚拟成真都比不上音乐由真人进行的现场演奏。音乐是免费的,真人演奏却很贵。这种模式很快就成为普遍性的,不光对音乐家,作家也是如此。书是免费的,但真人朗诵是昂贵的。

慷慨解囊 ── 我相信观众愿意付钱给创作者。粉丝喜欢给艺术家、音乐家、作家等回报来表示他们的赞许,因为这允许他们联系在一起。但只有在付款非常容易、定价合理以及他 们确信钱会直接让创作者获利的时候,他们才会解囊。Radiohead乐队最近那个引人注目的让粉丝们愿意给多少都行的试验,很好地显示了资助的力量。那 种粉丝与他们所欣赏的艺术家之间微妙的、无形的联系是物有所值的。Radiohead的事例中每次下载的付费是$5。还有很多观众仅仅出于感觉良好而付钱 的其他例子。

脱颖而出 ── 上面的那些生财要素都是有关于创造性的数字作品的,而“脱颖而出”属于由许多作品积累起来的更高层次。把一件作品定价为零无助于吸引到直接的注意,而且实 际上还可能产生反效果。然而,不管定价如何,如果人们看不到,作品就毫无价值。没被发现的杰作一钱不值。市面上有数以百万计的书籍、歌曲、应用软件等等, 大多数是免费的,都想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因而,能被人发现是有价值的。

Amazon和Netflix这种巨型聚合商(aggregator)靠的就是帮助用户找到他们喜爱的作品而赚钱。他们给“长尾”现象带来福音,把 利基用户和利基产品联系到一起。但不幸的是,长尾只对于巨型聚合商以及更大的中层聚合商,比如出版商、制片商和唱片公司才有好处。长尾对于创作者自身无关 痛痒。但由于“脱颖而出”只能在系统层面上才真正起作用,创作者离不开聚合商。这就是为什么出版商、制片商和唱片公司(合称PSL)不会消亡的原因。它们 的存在不是需要用它们来传播拷贝(互联网会做这件事),而是需要通过它们把用户的注意力传回到作品上。它们在无穷的可能性当中发现、培育、精炼出那些它们 认为会被粉丝们接受的创作者的作品。其他的媒介,比如批评家和评论家,也能引导注意力。粉丝们依靠这些多层次的发掘工具从无数作品中找到有价值的作品。发 现天才就是生财之道。许多年来,在纸上印刷发行的《电视指南》赚的钱比它所“指南”的3大电视网加起来还要多。这份杂志把观众引导到每周的精彩节目上。节 目仅靠免费对观众并没有价值。很少有人怀疑,除了那些巨型聚合商,许多PSL也能在这个免费的世界里通过销售“脱颖而出”的机会,结合其他的生财要素而赚 钱有道。

上述8种特性要求一套全新的商业技能。在免费拷贝的世界里无法靠沿用分销技能而取得成功,因为天幕之下的巨大拷贝机(互联网)已经能做到了。有关知 识产权和版权的法律技能快没有用武之地了。囤积居奇也不管用了。这8大生财要素要求人们理解到产品的丰富如何催生了共享的精神状态,慷慨大方如何成为商业 模式,培养和哺育无法通过点击一下鼠标就能复制的商业要素有多么重要。

简单地说,在网络经济中钱不会跟着拷贝走,而是跟着注意力走。注意力有自己的路径。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一个明显的遗漏。我一直没有提到广告。广告被广泛认为是对付免费困境的近乎唯一的解决方案。我见到的大多数对付免费的方案都会多少涉及到广告。我认为广告只是注意力会走的途径之一,长期看来,广告只是通过销售免费产品赚钱的新方式的一部分。

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在广告的空洞表层之下,上述8大生财要素能给无所不在的免费拷贝增添价值,使它们值得被做广告。这些生财要素适合所有数字拷贝,也适合那些拷贝的边际成本近乎零的所有产品(参见我 Technology Wants to Be Free 一文)。甚至生产实体产品的行业也发现复制成本趋向于零,所以它们也会像数字拷贝那样行事。地图刚刚跨过了这道门槛,基因图谱也快了。小型数码设备、小电 器(如手机)也正走向这个方向。制药业早就如此,但他们不想让人知道,生产一颗药丸几乎不花钱。在药品上,我们是为权威认证和即时享用付钱。终有一天,我 们会为个性定制付钱。

维护生财要素比在工厂里复制产品要难得多,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要理解。欢迎把你的感悟告诉我。

译注:本文翻译得到作者Kevin Kelly的许可。作者特别指出,文章的构想最早见于其著作 New Rules for the New Economy(中译本《网络经济的十种策略》,广州出版社,ISBN 7-80655-115-8)。


一语成谶二十年

Posted: 九月 21st, 2007 | Author: | Filed under: 文章 | Tags: , | 2 Comments »

最近一期《南都周刊》做了一个“中国上网20年”的专题,回顾了二十年来互联网在国内(或者更准确地说,墙内)的发展历程。

猛小蛇在开篇《网上20年,春秋战国梦》中对第一封发自中国的email进行了考证。对于发出这封信的人物和时间,有三种不同的说法,但对于这封email的内容倒是比较一致:“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发出时间是1987年9月20日,就是上网20年这种说法的来由。

20年后的今天,我突然发现,这封email只要改一个字就能切合现状:“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不知前辈们会对自己的“远见”发出怎样的感慨呢?